死在智商上

山楂树

7788:

看《白鹿原》时看到“一只雪白的小鹿凌空一跃”我就在想这个,还一直脑洞到结局,救…… 
 
 
 
灌木丛,簌簌地动了几下。 
然后钻出了一只兔子。 
 
一只不知是紫得发黑,还是黑得发紫的小兔子。一双黑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坐立起身体,肉肉的巴掌拍拍自己的三瓣嘴,像是在打哈欠。 
 
忽然,它抽了抽鼻子,摇耳顾盼间,发现一方被阳光照亮的角落很是耀眼。 
 
那是…… 
一堆雪? 
 
小兔子摆了摆绒球般的尾巴,便“嗖”地一下,如炮弹一般窜过去,掀起一路上的落叶与泥土,一头钻进了雪里。 
 
它真的是…… 
最喜欢最喜欢雪了! 
 
? 
 
那堆雪忽然变了形状,抬起了修长的脖颈,抖了抖小巧的耳朵,眨着一双湿漉漉的黑眼睛,有些茫然又懈怠地瞥望了下四周。 
细长的四肢,树叶状的尾巴,通体雪白的皮毛。 
——俨然是一只俊俏的小白鹿。 
 
见四下无事。 
它又打算垂头睡去,却感觉腹下有什么在蠕动。低头一看,却发现是一只圆滚滚的小黑兔。它用肚皮蹭了蹭它,想把它蹭出去。但小黑兔却更深地往里钻,然后就不动了,只露出个毛绒绒的尾巴在外面。 
 
小白鹿无奈,调整了下睡姿后,觉得:其实吧……还是挺舒服的。便乖顺地闭上眼睛,在暖和的阳光下,在乍暖还寒的清晨,继续酣睡了过去。 
 
冰雪消融,万物复苏。 
恬静的森林很快就热闹起来。 
 
小白鹿听见那草木沸腾的声音,意识渐渐清晰,但梦境不让它离开,只好处于半睡半醒之中。 
这时的感官极为混乱,缩小了一些也放大了一些。只感觉周边那喧嚣的声音越来越遥远,身下那原本软若无骨的东西却越来越坚硬。 
 
都有点磕鹿了,真是。 
小白鹿模模糊糊的想着:身下其实是块黑黢黢的石头吧,等等——远点看或是眼盲的动物该不会觉得它枕着一坨…… 
 
! 
 
一向爱干净的它被自己的联想恶心到了,脑子一下就清明起来,它立即就站起身,甩了甩沾上了露水的俊俏的头颅。 
 
——这还怎么让它吸引美艳的母鹿啊? 
 
失去了暖烘烘的白毛毯子,小兔子冷得打了个喷嚏,胖胖的身体跟着弹了一下。它用小爪子扒了扒脸上的毛,生着起床气看向自己的雪。 
 
啊啊,雪长出眼睛了,还会动! 
 
小兔子惊呆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小白鹿冲它偏了下头,算是打招呼,便自顾自地扬蹄向山坡上走去。 
 
啊,雪要去哪? 
 
小兔子的脑袋还处于发蒙状态,但本能令它意识到自己渴了,意识到雪的行路方向,它可以搭顺风车。 
 
它一蹦一跳地,追上慢悠悠的雪,然后纵身一跃,趴到雪的背上。 
 
雪立即回过头警惕地打量它,还停下来。幸好那种像是没睡醒的眼睛没什么威慑力,所以只是吓他一跳,但身体的晃动却差点令它掉了下去。 
 
它锲而不舍,短小的四肢挣了挣,用长长的耳朵拍了拍,才调整好一个安全的坐姿,然后用脸颊轻轻地蹭了蹭雪的脸颊,表示亲昵。 
 
在雪默许它的存在,继续安稳地行路后,他看着四周叶梢如流水般淅淅沥沥的滴水,才遗憾地意识到: 
雪……真的没得玩了! 
 
但它同时又兴奋起来。 
 
它得到了一个玩伴! 
 
——一头雪白的小鹿! 
 
 
…… …… 
 
来到河边。 
 
“哗啦啦!” 
 
轻快地奔腾着,向周边的花花草草泼洒着清冽的水,一条生机勃勃的小河。 
 
在小黑兔从背上跳下来后,小白鹿便弯下脖子舔舐着河里的水。 
低垂着眼睛眨呀眨的,他看着自己波动不已的倒影,感觉总体上很满意。 
 
但水面徒生变化,在一个浅小的漩涡出现后,跃出一条粼粼闪光的小金鱼,伴随着水花飞溅,腮上的纹络,竟是如同彩虹般美艳动人。 
 
小白鹿都有点呆了。 
但突然感觉有什么又窜上了他的背部,躲在自己颈后,用瑟瑟发抖的爪子揪住了自己的皮毛。 
 
小白鹿扭了扭脖颈,才让这个胆小鬼松手,小心翼翼地从它颈后探出头,不由地更是一呆。 
 
此时,小金鱼已是不停地在水上水下来回跃动穿梭,并不是求救,也不是发疯,明眼生物,即使是再怎么迟钝的明眼生物,也能知道这是有节奏的,有旋律的,是歌舞。 
 
而动物的歌舞,不向来都是用来求偶的吗? 
 
只是此时年幼的它们都没想这么多。 
 
那就只是无声动物的求关注吧! 
 
小白鹿顺势屈腿趴了下来,半睁着眼睛,懒洋洋地欣赏起来。 
而小黑兔靠在它的白腿上,表情是醉得一塌糊涂。 
 
 
…… …… 
 
地理、生物已死。 
 
兔鹿历险记? 
鹰狐狸樱花?斑马神木白鹭?熊猫紫貂?长颈鹿雏菊? 
论如何偷隔壁猎人兽医家的甜食? 
木叶村的各个景点? 
独占欲是怎样练成的? 
…… 
谁吃了你?

评论

热度(26)

  1. 死在智商上7788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