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智商上

【带卡】英雄屠龙

沙场醉魂:

 @URURU 来吧,互相伤害


诈尸一把,庆祝自己英语听力考完啦hhhhhhhhhhhhhhh










  带土摸出扁扁的荷包里的最后一枚银币。


 




“连金币都没有啦……”


 




他把银币抛起,银币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斗,反射的光使得带土下意识眯起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银币已经落入面前的许愿池里,发出带着懒洋洋的惬意的“咕咚”一声。


 




“唔……我,宇智波带土,希望成为一名真正的勇者!成为世界闻名的英雄!”


 




带土起初的音量还很大,后面就越来越小,感觉有点傻,他这样想到。他转头看了看四周,因为正是中午的时候,太阳放出的热量炙烤着整片土地,所以整条街上除了带土就没有其他人。


 




带土不由得庆幸起来,好在没人听到。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趁周围没人准备急奔着离开这里时却踢到一块石头,险些将他绊倒。


 




带土一个趔趄后好不容易才站稳,他弯下腰把差点害得他摔倒的罪魁祸首从地上捡了起来,那是一块椭圆形的,好像在发光一样纯白的石头,摸起来十分的光滑。带土把石头在指间摩挲了几下就把它丢进了许愿池里。


 




“这么漂亮的石头,效果应该比银币好吧。”


 




他没有再回头,所以他没有看到,身后的许愿池随着他远去一点点干涸的样子。


 








墙上是一柄没有剑鞘,剑身上满是伤痕,样子很是老旧的双手大剑,剑柄上纹的图案早已模糊不清却有一股古老的味道。


 




带土像往常一样拿家里唯一一块比较干净的绸布擦了擦他的老伙计,这是他的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那两个在记忆里早已模糊的家伙自从放话说要屠龙后出了家门就再也没回来过。


 




后来家族里的人带回了他们的死讯和这把双手大剑,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自那时开始带土就明白了,龙在他生命里烙下的伤痕,也许会让他穷尽一生不惜此身都要屠龙,可在他长大之前,这片大陆上就再没有龙的消息,反倒是曾经那些龙的部下,各种各样的魔兽开始在世界各处肆虐。


 




他经常出门,走得不远,就在这个村子周围尽心尽力的清除靠近这个祥和的小村的魔兽,直到现在小村里的人都不知道是他一直守护着整个村子的和平,他也没有到处去说,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人信啊。


 




毕竟哪个实力高强的人,看到街上的老婆婆还会凑上去帮忙啊。


 




这两天他已经清扫干净方元百里的魔兽,很长一段时间这里都不会有任何的魔兽靠近,村子里最近又来了几个实力相当不错的猎人,于是带土便动了出去世界上走走的心思,毕竟以他的梦想,不在世界上走走只是偏安一隅的话永远没法实现。


 




带土把挂上去的的大剑擦拭得一尘不染后把绸布往壁炉旁的水桶里一甩,等绸布沉到底后一把捞出挂在壁炉上的鹿头那巨大的角上往床上一倒就准备睡了。


 




可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他挣扎着爬起来,臭着一张脸不耐烦的开门,本以为是村里那些游手好闲的小混混又想收保护费,结果却看到一个白色头发的少年站在门口。


 




带土放下本准备直接撂倒门口的人的手,有些不自然的搭在自己脑袋上抓了抓头发。


 




“你是谁,有事?”


 




白发的少年抬起头,“我为你而来,”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以至于他讲话的速度有些慢,“想要成为英雄的,宇智波带土。”


 




带土“啪”地就把门关上了。


 




敲门声又一次响起了,他本不想开门,结果那敲门声一直锲而不舍地想着,像是催命似的。他只好把门打开:“你到底是干嘛!别念叨那听起来就神神叨叨的一套,别想骗我。”


 




这次带土倒是看到白发少年的眼睛了,黑黝黝的,看着就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之前在村子里听到你说的话了,还有,”他从上衣的兜里掏出一块让带土有些眼熟的纯白色石头,“你在许愿池里扔下的,我没说错吧。”


 




带土深吸一口气,“小子,我之前确认过,村子里当时街上没人,”他的眼神骤然凶狠起来,“你别以为随随便便拿块石头就想唬我,至于想成为英雄,有哪个人可以拒绝。”


 




“不,”白发少年摇摇头,“我在预言里看到了,你会杀掉一条。”


 




“别开玩笑了!龙已经死完了!”带土脸上有怒气开始徘徊,“别扯那些有的没的,老子从来就不信那些!”


 




说罢他还一把夺过白发少年手里攥着的纯白石头,重重的关上了门。


 




“滚!”暴怒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带土气鼓鼓地滚回床上把头埋进被子里,做好了顶着一晚上敲门声睡觉的准备,可是直到他沉入梦乡都再没有响起过敲门的声音,他在半梦半醒间迷迷糊糊的想,那小子大概是走了吧。


 




那颗被他夺走的石头,被他不珍惜的扔在床脚,在昏暗的夜晚里闪烁着不明显的光。


 




第二天带土睡了个神清气爽,哪怕是从床上下来被床脚的石头绊了下都没能消去他的好心情,他一边轻哼不成调的歌谣一边把自己那寥寥无几的家当打包带走,准备去环游世界,结果他一开门要走出去就又给绊了一下。


 




这是他今天早上第二次被绊了。


 




他怒气沉沉的从地上爬起来扭头一看,呦呵,这不是昨晚的白毛小子吗,现在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像只仓鼠似的睡在他门口,难怪一个晚上都没听到敲门声,感情是睡着了。


 




带土本来想直接走,不想理会这个昨天大半夜在他门口神神叨叨的古怪家伙,结果就被这家伙扯住裤脚,差点又摔一跤。


 




“你到底要干嘛!”他直接像只愤怒的火龙发出咆哮。


 




“我不是说过吗。”在兜帽下黑黝黝的双眼直视着带土因愤怒而瞪大的眼睛,“你会成为举世闻名的英雄,你会越来越强大,你最终会将大陆上最后一条龙杀掉。”


 




我为你而来。


 


看到带土再一次露出的不信任的神色,白发少年松开揪住他裤脚的手,从地上缓缓站起,“你是要出去游历了对吗?”他不等带土回答就自顾自接上话,“那我会跟着你,我会一直看着你,直到你屠龙的那一刻。”


 




带土刚想出声反驳就被他打断:“我是个萨满,”他伸出他的右手,上面满是扭曲的蓝色纹路,“不会给你拖后腿的。”


 




带土只扫了一眼就知道眼前这家伙是个很高级的萨满,自指尖而起的纹路一直延伸过肘部足以说明他的实力之强,但他还是不想带这个家伙一起去游历,哪怕这家伙对他而言会是个非常好的帮手和伙伴。


 




“你太小了,而我,”带土在他平静的眼神中奇迹般平息了怒火,“并不想带个小孩在外游历。”


 




“你也刚过十八而已,我已经十七了。”白发少年说。


 




“可你那么矮诶……”带土眼尖的看到白发少年手上的纹路开始发光,“我我我我错了不说你矮行了吧,唉那算了,就带上你好了,那么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卡卡西。”看起来和他的年龄完全不像的白发少年回答。


 




“好的卡卡西,那我们出发吧。”带土也不管他有没有跟上,埋头就往前走,背上那把没有剑鞘的大剑随着他的动作一下一下敲在他坚硬的肩胛骨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在他身后的卡卡西,手上的纹路再一次亮起来,他刚把手靠近带土,就在即将碰上的那一刻亮起的纹路骤然熄灭,从指尖开始渗出红色的血液。


 




“啧。”卡卡西神色晦暗不明的收回自己的手,将指尖渗出的那些血液舔舐干净。


 








他们就这样结伴在世界上到处游历,沿途总有来犯的魔兽也被二人联手轻松解决,在这几年的时光里他们相伴穿过绿荫森森的原始丛林,看过落下时震耳欲聋的千丈瀑布,在巍峨的山巅并肩坐着一起看太阳升起,也在荒凉的土地上看过落日,海边的飞鸟记得两个在沙滩上追逐打闹的人,沼泽里慢悠悠活动的鳄鱼注意到白发青年柔软温暖看着眼前人背影的眼神,他们在同一片屋檐下挤作一团避雨,也在高高的树杈上分享过看到彩虹的喜悦。


 




他们已经走过那么多那么多的地方,肩并肩的留下那么多那么多美好的回忆。


 




龙可能还在不知名的角落里呼呼大睡,在寻找龙的漫长时光里两人的感情却越发融洽,从一开始的稍有别扭到现在的刎颈之交。


 




这时的带土反而不希望龙出现了,他还清楚地记得,卡卡西在见到他的时候说过会看着他直到屠龙的一刻。


 




若是龙死了,他会离开我吗?


 




带土赌不起,他知道自己终究会找到那条龙,因为在这一路上卡卡西的预言从未出过错,但是他由衷地希望上天保佑,那条龙不要那么快出现,再久一点,再久一点,他想要和卡卡西呆在一起,不想和他分开。


 




甚至要是那条龙心血来潮把自己藏得特别好,让他们一辈子都找不到就更好了,这样卡卡西就能永远陪在他身边了。


 




脑海里翻涌着这样的念头但带土脸上却分毫不显,他依旧是沉默的低下头,借助篝火的光亮擦拭手里随时间流逝越发陈旧的大剑,上面那些洗不掉的暗红印记证明了这些年他的赫赫战功。


 




卡卡西抬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光景,随时间流逝长得越发高大的男人沉默地擦拭手里的剑,眼神专注动作温柔,是只要是点起篝火的夜晚他都能看到样子,但是哪怕看了那么多年他依旧沉迷于这简单的画面。


 




因为,那是带土啊。


 




卡卡西摸了摸手臂上早已延伸至肩头的纹路,他知道的,这样的光景很快就再也无法见到了。


 




龙,就要回来了。


 




他无意识绞紧衣角,眼神晦暗不明地看着对面的带土,到了嘴边的话吞吞吐吐好几遍都又一次被他咽下去,最后他攥紧拳头,并不锋利的指甲嵌入掌心,鲜红的液体从掌心的印痕中涌出。


 




“带土。”卡卡西的语气很温柔。


 




带土抬头看他,活像一只看起来傻呆呆的大犬。


 




龙就在附近。”卡卡西说。


 




带土的眼神突然就凝固了,他的世界发出响彻云霄的嗡鸣,放在剑刃上的手无意识攥紧了剑锋,锐利的剑锋顷刻间就划破了他的掌心。


 




但是这些带土都没有在意,他在意的只有一件事。


 




“你……要走了吗?”在我屠了龙以后?


 




卡卡西没有听出他的未完之语,“我需要暂时离开,你手里的剑没有办法破开龙鳞,我手里有足以破开龙鳞的武器但当时的我外出游历没有带出来,我的家在附近,我会很快回来,你先去镇前面的小镇等我。”


 




语罢他起身,刚要转身离去就被带土抓住手腕,带土的力气大到他的手腕只是顷刻就浮起一圈青紫。


 




“那你在我屠完龙以后……”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卡卡西打断。


 




带土,我该走了。”卡卡西使巧劲从带土手里将自己的手腕解放出来,“我……我会把刀给你的。


 




他纵身一跃消失在黑暗里,只留下带土背对篝火,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


 




带土沉默地坐回篝火旁,想着明早赶到镇上就能见到卡卡西心里又开心起来,而且看卡卡西的样子也不像是屠完龙要离开的样子。想着他就抱着自己的大剑靠在他们俩的行李上准备凑合一夜,很快带土就在跳跃的火光中沉入梦乡,他没有看到,在他怀里那块纯白的,让卡卡西与他相遇的石头上,浮现了一条龙的影子


 




第二天天刚亮带土就从地上跃起,匆忙的一脚踢灭篝火堆后就向着昨天卡卡西说的东边小镇狂奔,结果他到了镇上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四处打量这个小镇。木屋的院子被遍布青苔的圆石环抱,上面还有虫子的尸体,路边偶有的树早已枯黄的叶子已经落的七七八八,在树根还有几个蜘蛛网,还有几户人家屋檐下有鸟巢,那鸟巢却是空荡荡的,看样子许久没有使用过的样子,镇子里静悄悄的,路边的杂草长得快有膝盖那么高,连被踩踏过的痕迹都没有。


 




整个镇子空荡荡的没有人,就好像是个废墟似的。


 




可就在他刚升起这个念头时,突然就听到远处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带土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就看到一个中年人慢悠悠的走着,还时不时看向四周,直到他看见带土。


 




那中年人眼睛一亮,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把一柄不过臂长的刀塞进他的怀里,带土刚抱住那把刀就听他开了口:“哎呀哎呀你就是带土了吧,真是的你这小伙子怎么这么早来,不过这样也好,赶紧完成卡卡西那小崽子的任务我也好回去睡觉,困死了。”


 




结果他还没转身就被带土扯住:“卡卡西呢?”带土的声音几近咆哮,“卡卡西去哪里了?”


 




“那个崽子当年被定为献给龙大人的祭品后居然直接跑了,要不是这次回来拿他爸爸的刀我还抓不住他,现在他回来了当然是献给那座山头上的龙大人啦。”中年人伸出手轻轻推了一把带土,力气却大到让带土一屁股坐在地上,“拿完刀就走,别那么多废话,自从那小崽子跑走后我们镇子都荒芜下来了,真是该死啊。”


 




带土几乎要被怒火烧尽理智了,他一骨碌爬起来准备暴揍那中年人一拳却发现对方已经消失不见了,他刚想四处找找就想起中年人所说的把卡卡西送到龙那里去了。他啐了一口,急忙用比早上赶到镇上还要快的速度跑向不远处那座灰色的山。


 




“等我把笨卡卡救回来一定要好好收拾这个混账!”


 




他咒骂着赶路,心里已经在想救出卡卡西后怎么跑了,毕竟如果有卡卡西在的话,他想要屠龙难免有些束手束脚,心里一直认为卡卡西比自己弱的带土害怕自己保护不了卡卡西,万一卡卡西受伤了那可就糟糕了,他一定会丧失所有斗志的。


 




他很快就找到一条狭窄的山路直通山腰的洞口,当他拔出卡卡西给他的刀,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大剑踏入洞口时却看到了令他目眦欲裂的一幕。


 




卡卡西,他的卡卡西,在他面前被巨龙一口吞下去,什么都没有剩下。


 




他的世界在那一刻化作鲜红。


 




带土怒吼咆哮咒骂着冲上前照着龙的角就是一刀,龙这时才发现这个敢于挑战自己的小虫子,扭头想要躲开但终究没能成功,在角连接着额头的地方落下一道深深的刀痕,血立刻就涌了出来。


 




龙像是被激怒了,一爪子就挥了过去想要捏死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虫子,却被带土将它的爪子当做跳板,一个跳斩想要劈在龙的肩头把龙的整条胳膊剁下来。


 




龙及时用另一个爪子挡下来,刀锋和龙爪摩擦出一星火花,带土借助这反震之力在空中腰身一扭又重重劈在龙的腕骨处,生生劈开了一半的骨头。


 




龙吃痛,直接挥舞尾巴把他砸了出去,却被他猫腰躲过,还趁机把它尾巴末端剁下来一小节。龙的血已经染红了铭着“白牙”二字的刀身,连带着持刀者半个身子也被染得通红。


 




这下子龙已经顾不上杀死他了,只一昧后退着,还要时不时防着带土朝他脖颈斩去的刀。结果不一会就顾此失彼,很快就被愤怒的带土一刀捅进心脏,沉默地摔倒在地上,黑色的龙瞳只是沉默的看着他直到闭上。


 




龙已经死了。


 




带土想要掰开它的嘴,却发现怎么也掰不开,边握住还插在龙心口的刀径直朝后划开,因划开龙的腹部带出的血液溅了带土一脸,他也没去擦,只顾着寻找卡卡西的尸体。


 




然而什么都没有。


 




龙的肚子里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就好像他现在的内心一样。


 




带土跪倒在地嚎啕大哭,刚刚落下的雨水沿着他的脸混合脸上的血污落下,溅起的一个个涟漪都好像敲打在他的心里。


 




他跪在这里三天三夜,直到一队雇佣兵走进这个洞穴发现了跪倒在地的他,还有龙的尸体。


 




带土成为了世界闻名的屠龙者,但是他身边已经失去了那个对他说要看着他成为英雄的那个人。在后来的日子里,他又一次看过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风景,身边空无一人。


 




那把名为白牙的刀,上面沾染的龙血不知为何怎么都洗不掉,他也没去管,只是把它插回刀鞘拿在手上,一如当年他的手抓住青年的肩。


 




他在屠完那条龙后去了那个小镇,但是那个镇子空无一人,把他带下来的雇佣兵告诉他,早在几十年前这个镇子就荒废了,至今都没有人回来过。


 




带土后来遇见了很多人,听过不知道多少个版本的他的屠龙传说,不约而同的,故事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英勇的,强大无比的样子,曾经的他漠然以待,后来的他不由得失笑,直到多年后他流浪回自己之前守护的村庄,那儿早因为出了一个屠龙英雄而闻名遐迩,从简陋的村落演变成一个美丽的城市。


 




他拉下兜帽走进酒馆,就听到一个大嗓门在那儿喊着:“当年带土要出发去屠龙的时候,镇上有个白色头发的少年在许愿池里捞出块石头就去找带土,老子看的清清楚楚,带土后来就因为那块石头和少年上路了!”


 




“你就瞎扯!”


 




“就会吹牛!”


 




“我没说假!我亲眼看到的!那个少年拿起那块石头后整个手掌都像是被烙铁烫红了一样!但他还是拿着那块石头去找了带土!”那个人从人堆里站了起来,坐在边缘的带土看到他那油闪闪的大光头,“我后来看过资料!那块石头只有真正的英雄带着才不会伤到人!那块石头可以庇护带着他的英雄万邪不侵!而且还会告诉英雄!龙是不是在附近!


 




“扯淡吧!”


 




带土没有听下去了,他转身出了酒吧,眼眶有些酸涩。


 




后来他就在这座陌生又熟悉的城市里住了下来,每天都在翻阅典籍查找那块石头的资料,直到他老去,他才在典籍上翻到一则让他心神巨震的消息。


 




只有龙的獠牙,才能切开龙的鳞片。


 


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带土大笑着,躺在摇椅上,眼前开始模糊,难怪那只龙由始至终没有张开过嘴,是你对吧,卡卡西


 




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他的脑海里浮现的是当年那条死前一直凝视着他的龙。


 




为什么现在才发现呢,那条龙,全身的鳞片是白色的啊。











评论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