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智商上

【西陆/陆西】伪·失明梗

凤凰牌的可可酱:

西门吹雪一觉醒来,总觉得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因此,他并不同往日般急着起身,而是坐在床上仔细打量起自己的屋子。


他睡了多久?


现在是什么时候?


屋里有两个人的脚印,那个多余的人是谁?


西门吹雪记得自己前阵子练剑至一新境,十日未睡,困顿极了。如今一觉睡饱,屋里陈设未变,暖炉正好,本应一切如意,究竟是哪里令人觉得不对劲呢?


忽然,屋门被打开,一个人以极快的身形蹿进房间,将一团凛冽的风也带进来,刺得西门吹雪忍不住一抖。那人跺跺脚,几片雪也跟着落到地上,转眼又融化在温暖的空气里。


于是,一切问题都有了答案。


“原来是你。”西门吹雪眼中浮上一层笑意。


陆小凤已飞快地盘膝坐到炉边,恨不得将炉子抱进怀里:“当然是我!除了我还能有谁给你烧炉子?”


“有很多人都愿意给我烧炉子的。”


“你舍得使唤那些小丫头,我可不舍得。”


“所以你是自作自受。”


陆小凤苦笑:“我的确没有你这样的好福气,一觉睡了三天半,既不用担心外面天寒地冻,也不用担心有人找你麻烦。”


“下雪了?”


“你难道不应该先问问,是不是有人找过我麻烦?”


陆小凤见西门吹雪不搭话,只好自己叹了口气道:“没错,下雪了。只不过今天是小雪,外面下的却是大雪。”


“冷不冷?”


“……你猜冷不冷?”


“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你要出门?”陆小凤忽然眼睛一亮,差点站起来。


西门吹雪一点点穿戴整齐,轻轻点了点头。


“如果门外有麻烦呢?”


“我已醒了,你当然随时可以给我找麻烦。”


陆小凤笑起来。他从炉边起身一跃至西门吹雪身后,动作轻得像猫一样,然后用一段白布缠上他的眼睛。


西门吹雪并不闪躲,或者说他不屑于闪躲。


“你做什么?”


“外面白茫茫一片,比你的衣服还要白,我怕你一踏出去就会得雪盲。”


于是,西门吹雪任由陆小凤将伞塞进他手里,又一步步牵引着他向外走。


一推门,北风就夹着碎雪扑面而来,似乎要把人身上的热气全都带走。


西门吹雪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得到自己伞面上满是扑棱棱的声音,仿佛落过成百上千只鸟。


他走起路来时,每一脚都踩在冰凉的积雪中,脚步变得虚浮,变得谨慎。他看不见路,也看不见雪,只有雪别压实后那一声细微的“吱——”,代表着他此刻还行走在大地上。


瞬时间,陆小凤显得各外可靠,令人安心。


他忽然用力握住陆小凤的手:“你带我去哪?”


“去看雪。”


“庄里的积雪不该如此厚。”


“我没有要人扫,自然就比以前厚。”


他们终于停了下来。陆小凤的声音里满是激动:“这里的雪一点没被人踩,我特意留给你的!”


“留给我看?”


“看什么看?当然是留给你踩!”


“……可以解开吗?”西门吹雪指了指眼睛上的布。


“可以,先解一层。”


陆小凤虽然这样说,也这样做了,可是西门吹雪觉得他是在装模作样,这层布明明还是像方才一样厚。


“这么多雪,我们来做点什么好?打雪仗还是比轻功?”


“都不好,我冷。”


“早知道你会推辞,”陆小凤忽然将一件斗篷裹在西门吹雪身上,“我今天可是准备周全。”


“这就是你给我找的麻烦?”


“没错!你刚才说过,我不论何时给你找麻烦都可以。何况这可比真正的麻烦有趣多了,一年到头也就一次。所以不论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我都不会改主意。”


西门吹雪觉得自己的确没有什么能说的,能说的话陆小凤一个人就已说完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我的斗篷是什么颜色的?”


陆小凤沉默片刻,笑道:“当然是白色。”


然后他伸出手,将西门吹雪身上的红斗篷系紧了些。

评论

热度(72)

  1. 死在智商上凤凰牌的可可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