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智商上

【带卡】我收不到情书的理由

泷泽tree:

     


※现代AU,晓出没,全员智商下线


※一篇迟到的生贺+情人节贺文,祝土哥老卡天长地久




 


1.


 


清晨的木叶高中,玄关门口。


带土的挚友兼死对头卡卡西,今天依旧收到了满满一鞋柜的情书。


这事本来跟带土毫无关系,直到他打开自己的柜子,看到里面落了几封注明“卡卡西君柜子塞不下借你的一用”这种字样的情书时,气氛就很尴尬了。


带土恶狠狠地把那些情书从柜子里扒拉出来,用自己一整个冬天没刷过的篮球鞋跺了好几脚,甩起书包跑进班,脸色很难看,眼神很凶恶。


 


“卡卡西!”带土把书包往桌子上一撂,左脚往凳子上霸气一踏,像个搞事的不良少年。


卡卡西趴在课桌上,把扣在自己脑袋上的数学课本慢慢挪走,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抬起头,半睁着眼看带土。


很好,气势到位,这家伙今天好歹是抬头了,带土在心里对自己点了点头。


 


“去告诉你那帮狂热爱慕者,不要往我的鞋柜里塞写给你的情书,不然我就撕票!”


“你撕吧。”卡卡西把书扣在脑袋上,又趴了下去。


虽然卡卡西的回答很敷衍,但他至少表达出了一个肯定的态度,总归是好事。


带土恼哼哼地坐下来,把课本从书包里拿出来,完全不记得自己鞋还没换,而且踩过这凳子,挺脏的。


 


从这天开始,带土的鞋柜里再没出现过一封情书。


既没有写给卡卡西的,也没有写给他的。


 


2月,寒冷的季节。


带土带着他的小伙伴,几个相貌帅气拉风惹眼气场强大的高中生,浩浩荡荡去学校的后山烤红薯。燃料是卡卡西这两天收到的情书。


卡卡西没来,因为带土在和他单方面怄气中。


 


“我就不服了,凭什么我收不到情书?”带土义愤填膺。


蝎和迪达拉在有一搭没一搭地拌嘴。


“我长得不丑啊,他们都说我是宇智波一族里长得最特别的!”带土咬牙切齿。


鼬安静地坐在一边,用树枝戳着红薯,眼睛死死盯着那热气腾腾的情书堆,好像这么盯着红薯就能熟一样。


“我人不好吗?一个冬天扫了多少老婆婆家门口的积雪!”带土凶神恶煞。


长门小南弥彦三人有说有笑,树林里充满了快乐的空气。


“……”


 


带土不喜欢被无视,带土怒了,他一把夺过鼬手里的小树枝,向后跳了一步,用树枝指着这帮没心没肺的狐朋狗友,枝杈的前面飘着一缕烟,多少有一点威胁人的感觉。


“红薯是我拿来的,燃料是我抱来的,你们再不听我说话,谁也别想吃!”


一群人安静了下来,毕竟大家今天都是为了红薯来的,不听他吐吐苦水也的确不够意思。


鼬还惦记着情书堆里的红薯,于是表情很认真地开口,“你说吧,早说完早吃。”


 


带土抓了抓头发,郁闷地坐在地上。


“脑子没他好,我认,但是我体力比他好啊!上次跑马拉松那家伙摔倒你们还记得吗,是谁把他背到终点的?是老子我啊!还有那次篮球赛,他被雾隐高中那个叫再不斩的傻大个撞倒站不起来,代替他上场的也是我啊!还有……”


 


马拉松那次绊倒卡卡西的是你,还有,你是182,再不斩183,都是傻大个,何必互踩。


大家在心里默默腹诽着,趁着带土絮絮叨叨的功夫,鼬把那个小树枝又拿了回来。


 


红薯烤好了,空气里一阵香甜的味道。


一群人围着情书的灰烬堆,啃着红薯,听着带土边吃边说,含糊不清的絮叨。


大概因为燃料是情书的原因,烤出来的红薯格外甜,带土是个甜党,吃得开心,气也消了大半。


 


带土咽下最后一口软糯的红薯,提起从班里拎来的小水桶,哗一声,把还没有燃尽的火彻底灭掉,连同自己眼里最后一丝火星。


“所以啊,我也想收到情书,一封也好。”带土喃喃道。


 


别人都是酒后吐真言,唯独带土,沾了酒精就开始鬼话连篇,嘻嘻嘻嘿嘿嘿,阿飞想要跟你玩。只有吃了甜食,带土才会掏心掏肺直面自我。现在吃的是红薯,如果吃的是人气和果子屋的红豆糕,他大概会把自己藏小黄书的位置都说出来。


 


众人看着拎着水桶的带土,林子里挂起一阵不大不小的风,落叶和灰烬卷成一个小小的旋涡,一米八二的人戳在那里,看着竟有点难得的悲伤和落寞。


带土落寞,这事儿还是挺不得了的,毕竟他平时都是那副精分满血的蠢样子。


 


万年坐教室最后一排的小伙伴们,终于对带土产生了一点难得的同情。


反正就是一封情书对吧,一封情书而已。


 


 


2.


 


从校门口玄关的鞋柜走到2年2班,需要走过一段走廊,还要爬一层楼,三四分钟的距离,不长也不短。


今天的带土用了一分半就完成了换鞋上楼撞开教室门推醒卡卡西等一系列动作,动作之迅速,身手之矫健,像极了憋尿很久从家里放出去的帕克。


 


他举着一封皱巴巴的信,举到卡卡西眼前,


卡卡西看了眼带土手里的信,一脸冷漠。


“这啥?”


“情书啊,情书!”


“哦,谢谢。”卡卡西伸手,把情书拿了过去。


“不是给你的好吗!”带土一把把信夺了回来,“这里写着啊,宇智波带土my love亲启。”


“……你能在班里念出这种羞耻前缀也是很厉害。”


 


“带土,终于收到情书了吗,哇——好厉害啊——”


教室最后一排的迪达拉长门几个人围了过来,十分棒读地祝贺着。小南献上了一束花,弥彦笑着竖起大拇指,鼬安静地站在一旁没说话,不过在别人说完之后他鼓了鼓掌。


 


带土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坐下来,抽出那封信开始看。


迪达拉凑了过去,煞有介事地清了清嗓子。


“我亲爱的带土达令(心),你是木叶高中最明亮的那个少年(笑),小鸟为什么会飞,是因为你。人世间为什么有生死,是因为你。我为什么感受不到痛楚,是因为你。老奶奶为什么不能过马路,是因为她自己。你是全人类的宝藏,你帅成天边一道光炸亮木叶八百里晴空,boom(炸),你是我的英雄我的甜心,2月10日市中心,篮球馆门口最干净的垃圾桶前不见不散,等你等你(波浪号),嗯。”


 


蝎的脸部肌肉有点抽搐,虽然这情书是他们几个人一人一句写的,但也只有迪达拉厚着脸皮勇气过人,能当着全班的面声情并茂地念出这种羞耻度爆表的东西。


 


卡卡西用余光扫过勇敢的迪达拉冷漠的鼬同样冷漠的小南还有假装看风景的长门,最后看向带土。


“拿到这种没品的情书还能这么激动,你是白痴吗?”


“你说谁没品?!”迪达拉先带土一步挤到卡卡西面前,表情比带土还激动。


“又没说你。”卡卡西收回视线,斜靠着窗沿,闭上眼。


 


在迪达拉嚷嚷的时候,带土拿着情书,看了一遍又一遍,眉头越皱越紧。


他很想要情书没错,但是写情书的这位很明显是那种过分热情的姑娘,太敢于坦诚自己的心情,表达真实的自我,开朗热情可能还带点嚣张。


收到情书很开心,但情书里的人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他喜欢安静内敛的人,有着好看的侧脸和精致的眉眼,会在窗边翻书,或许不那么爱笑,偶尔毒舌也很好……


 


“带带带带带土,你收到了情书?!”一个过分健气的声音打断了带土的白日梦。


围观的同学中钻出了一个西瓜头,凯从教室的那边冲了过来,锃亮的牙齿在晨光下闪着不科学的光芒。


“带土哟,这是你自己写的吧!”凯竖着大拇指,笑得灿烂。


“啊?你说啥?”带土的眼神一秒冷了下来,他抬起头,迎上凯的目光。他讨厌凯,讨厌这个永远缠着卡卡西比来比去,发型可笑人也可笑的木叶珍兽。


 


“带土哟,这是你自己写的吧!”以为带土真的没听清,耿直的凯保持着pose,把话原封不动重复了一遍。


“大点声,你爷爷我没听清。”带土抠着耳朵,盯着凯,眼底的挑衅连藏都懒得藏。


“带土哟,这是你……喂!”才意识到自己被骂的凯头上冒青筋,带土也终于压不住火,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两个人剑拔弩张。


“谁会干自己给自己写情书的这种蠢事,你当我是你?”带土气得不行。


“之前选校草,好像有人开小号自己投自己来着。”卡卡西歪着脑袋,淡定拆台。


“睡你的觉!”带土冲卡卡西低吼一声,脸涨得通红,继续瞪着凯,“咱俩打赌,10号那天,写情书的女生要是来了,你就站在校门口给我举横幅道歉,横幅就写带土爷爷我错了!”


凯收到了挑战,兴致高涨,很是激动地点头,“如果她没来,你得叫我爷爷!”


“等死吧你。”带土冷哼了一句。


 


等死吧咱们。


教室最后一排的熊队友们交换了一个生无可恋的眼神。


 


 


 


3.


 


一周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今天卡卡西走的比平时略晚一些,因为愤怒的数学老师玖辛奈请求卡卡西辅导一下同样愤怒的带土。 


 


“带土你这混小子!翻来覆去讲这么多遍你怎么还不会!”
“老师……你留那么难的题我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面对炸着红毛,一脸凶悍模样的玖辛奈,还有攥着小测试卷,被堵在教室回不了家哭唧唧的带土,卡卡西实在不太好拒绝玖辛奈的请求。


等到两人离开学校的时候,夕阳已经为校园镀上了一层橙黄色的光。


 


“喂,卡卡西,我明天要去见那个女孩了,记得吗,之前写情书的那个。”


在玄关换鞋的时候,带土冷不丁地开口。


“不记得,祝你约会顺利。”卡卡西想都没想,直接回答。


 


带土皱起眉,一副苦恼纠结的样子,“可是,我不喜欢那种类型的女孩。”


 


那女孩根本就不存在吧。


卡卡西还在内心吐槽的时候,带土已经换好了鞋,他把背包往右肩一甩,走到卡卡西身边,看着校园的夕阳,露出一个自嘲的笑。


“明明是我想收情书,现在收到了却不想回应对方的心情……我真是个垃圾。”
“你怎么肯定你不喜欢那个女孩,你有喜欢的人?”看他自暴自弃的样子,卡卡西随口问道。
“不知道,反正我喜欢的人不是那种类型的。”


“是是,你喜欢的是需要过马路的老奶奶。”卡卡西笑了笑。


 


“干、干嘛,卡卡西你个混蛋有什么可笑的,我就是喜欢扶老奶奶过马路怎么了!”看着忽然笑起来的卡卡西,带土老脸憋的通红,恼羞成怒中想起离校前受到玖辛奈表扬的卡卡西,还有站在一旁安静如鸡低头挨批的自己,羡慕嫉妒恨,于是他试图用书包攻击卡卡西。 

卡卡西轻松地躲过,两人掐了一会儿,最后带土非要绕道去一家果子屋买红豆糕,说要给明天壮壮胆。


 


带土买了点心,和卡卡西走在回家的路上,带土边走边吃,卡卡西则思考着与甜食完全无关的事情。


他的确很怕麻烦,但是对待特殊群体的人,还是应该上点心。


比如脑子不好使的人。


比如坐他同桌的人。


比如……


 


卡卡西瞥了眼走在他身边,嘴角还沾着点红豆的带土,心里默默叹气。


 


 


迪达拉对于自己“写封情书献带土”的计划,是十分有自信的。


先写封情书哄带土开心,然后在带土生日那天大家一起送他礼物,既了了带土的心愿,又能让他在生日那天开开心心,多完美。


但他们并没有预见送假情书后的一切乱七八糟的神展开,也没想到带土和凯会打什么赌。


 


“这下怎么办?要出事了,就跟你们说别加什么体育馆等你一类的话,现在我去哪儿找人啊!?”迪达拉抓狂地揉着蝎的头发,可惜头发不够长,他开始揉蝎的脸,“那小子生起气来超恐怖的好吗,我们会死的很惨的!会被倒吊在后山的树上从鼻孔灌可乐的!嗯!”


蝎面无表情地按住迪达拉的爪子,一个头槌过去,耳根清静。


 


“要不找个其他班的假扮一下?”长门想了想,“我记得学生会有个叫夕日红的女生,鼬,你和她关系不是还不错么?”


鼬翻看着《纯粹理性批判》,头也不抬,“她男朋友生气起来也很恐怖。”


“对了!鼬,你弟弟不是长得很清秀嘛?”迪达拉脑门灯泡一亮,”让他假扮一下女孩子?你觉得……”


鼬抬起头,用和善的目光注视着迪达拉。


“好吧你生起气来也很恐怖。”迪达拉不敢和他直视,悻悻地闭嘴。


 


 


 


4.


 


2月10日早晨,木叶市中心,篮球馆门口最干净的垃圾桶前。


凯精神抖擞地站在垃圾桶旁边,带土来晚了一点,失去了垃圾桶前的位置,只能站在树底下。


情书上并没有说是几点见面,于是带土特地早早爬起来。2月的清晨,空气清冷而略微湿润。马路上车辆穿梭着,小道上人却没有几个。离体育馆不远的面包房刚开门,店门被打开又关上,偶有香味飘出,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带土摸了摸肚子,才想起来自己忘记吃早饭这件事。


他跑进面包店,隔了十几分钟才出来,怀里抱着刚刚烤好的面包和牛奶,红豆包给自己,蜜瓜包给凯。


“带土!你真是好人!”同样早起没吃饭的凯,挂着两道面条泪,狼吞虎咽。


带土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作为回应。


凯不过是个满口青春的一根筋,人不坏,带土很清楚这点,但他就是看不惯凯老凑到卡卡西身边。


 


他和卡卡西是挚友也是死对头,两个人站在一起是件太过理所当然的事情,理所当然到他容不下第三个人站在卡卡西身边。


 


等等,今天我要约会,想这些干什么。


带土吃掉了最后一口面包,把包装纸揉成一团,抬高手,纸团在空中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线,精准地掉进了凯身后的垃圾桶里。


 


一直快到中午的时候,带土的熊队友才不情不愿地出现。一排人围成一个小圈,就是没人敢走到带土面前坦诚认罪。


“哈哈哈带土你别等了那封情书是我们写的,生日快乐啊~”这种话任谁都说不出口。


带土反倒和凯聊起了天,从哪家游泳馆的水干净聊到了哪家健身房的跑步机质量好,聊的兴起,甚至忘记自己为什么要干巴巴地站在体育馆门前。


 


“对了带土,那个女生怎么还不来,该不会真是你自己写的吧?”凯挺真诚地问他。


“都说了,我怎么可能给自己写情书。”带土不爽地嘟囔了一句,他看了眼表,时针已经快要走2的位置,表盘反着光,闪闪发亮不怀好意,像是一个明目张胆的嘲讽。


他不再和凯聊天,脸色阴沉地靠着树干,开始玩手机。


 


熊队友们站在不远处窃窃私语。


“横竖都是死,反正昨天背了份两万字的道歉稿,带土会原谅我们的。”迪达拉抬起头,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那你倒是去啊。”蝎推了他一把。


“你是要我去死吗?同伴之间的爱和信任呢?嗯?!”


“不就是叫凯一声爷爷么,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蝎满不在乎地说着。


“要不就猜拳吧,谁输了谁去。”长门叹气,在心里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加入这种不靠谱的计划。


几个人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开始剪刀石头布。


 


7个人,还要三局两胜,注定是场持久战。


头顶乌鸦飞过,路边经过的野狗都懒得对这群人叫唤,一个小时过去,迪达拉终于输了。


 


他向前走了两步,明明是晴朗的天,带土那里却是热带气旋雷光闪闪。


他回头看了眼,一群不讲情谊不讲道理的小伙伴离他八丈远,站在场馆门前,假装倒票的不法黄牛人员。


迪达拉叹气,一步一步向前走,好似上刑场。


“带土,那个……”


 


“请问,你是宇智波带土吗?”


众人愕然抬头,站在带土面前的人,棕色的卷发下是一张白皙干净的脸,眉眼精致好看。


她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气息还不太稳,藕色的围巾垂在胸前,脸颊在午后的阳光下微微泛红。


“抱歉,让你久等了,刚才我在扶一位老奶奶过马路,所以耗了一点时间。”她的声音有一点慵懒,像是喉间润过红糖浆,不那么清澈的声音,却有点甜。


带土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一时间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看。


 


“我叫畑鹿惊。”她嘴角弯弯,向带土伸出手。


带土脑子一片空白,握住她的手,然后瞬间睁大了眼,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瞪着对方。


 


“卡……”


“开心!对,见到你我也很开心。”“她”的声音一下子调高好几度,笑容灿烂,握住带土的手晃啊晃,然后“她”身体前倾,凑到带土耳边。


“不想站在校门口叫凯爷爷的话,就演好这出戏。”


殊不知这一幕在吃瓜群众眼里,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带土愣了愣神,瞬间换上一副了然的表情。


“没关系没关系,我也刚到。”带土影帝模式全开,有点脸红的挠挠头发,完全就是一副纯情高中生的羞涩样子。


“贸然送情书实在很抱歉,我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定才写下了那些话。”


“她”的头歪向一边,浅灰色的眼睛眨动着,“如果有时间要不要换个地方,单独聊一聊?”


“好啊,不知道你爱不爱吃甜食,我知道有一家红豆糕做的很好的店。”带土一脸无害的表情,满意地看到对面的“她”嘴角抽动了下,然后假笑着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我俩先走了,失陪啦。”带土抓起“她”的手就走,忽然想起什么,回过头大喊,“浓眉你别忘了,周一早晨校门口举条幅啊,带土爷爷对不起,别忘了,是我赢了!哎你别拽我……”


 


带土就这么被卷发妹子连拖带拽地拐走了?


众人懵逼。


“我说,她的个头是不是高了点?”迪达拉终于回过神,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她好像没比带土矮多少吧?”


“……重点不是这里吧,咱们学校有这样的女生,篮球队的?”长门难得不淡定起来,一脸看到猪在天上飞的表情。


鼬看着两个人离去的方向,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感叹着:我愚蠢的同学哟。


 


 


“那帮混蛋,竟然这么耍我!”走出足够远,两个人终于不再演戏。带土恨恨地咬牙,眼神吓死人,“周一我要把他们几个都挂在后山的树上,从鼻子里往进灌可乐!”


“还不都是你太蠢,会上这种当,还去和凯打赌。”卡卡西把围巾紧了紧,挡着喉结的位置,免得惹来路人异样的目光。


“喂,我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长什么样子吧?”带土停下脚步,认真地打量卡卡西的脸,“平时你口罩从来都不摘,我还以为你有面部缺陷,龅牙啊兔唇啊那种。”


“好歹我也帮了你的忙,说话中听点。”卡卡西躲避着带土的视线,在背包里翻找着什么。他翻出了一个精致的纸袋子,塞带土怀里。


“这什么?”带土像袋子里面看去。


“礼物。”


 


“哦……谢谢。”带土有些不好意思,一整天下来,他已经不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两人向前走着,经过一个商场。


“你拿着东西,我去洗手间换下衣服。”卡卡西这么说着,把需要换的衣服从背包里拿了出来,自己进了洗手间,留带土一个人站在门外干瞪眼。


这个样子,怎么那么像等着女朋友还帮忙拿包的……诶,等等,女朋友……?


 


带土被自己的认知吓了一跳,他满脸通红地站在洗手间门前,一点点向身后的墙壁靠过去,慢慢地蹲下身,然后,用背包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


宇智波带土,你果然是个辣鸡。


 


过了二十几分钟,卡卡西才从洗手间里走出来。他已经恢复了本来的样子,乱糟糟的银色短发向一边翘着,半睁着无精打采的眼,带着口罩,没有眼睛眨眨也没有嘴角弯弯,和刚才那个卷发美丽的“她”判若两人。


他从带土手里接过背包,把假发围巾什么的塞了进去。


 


两人出了商场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商场门前人头攒动,夕阳在天边燃烧着。


“忙也帮了,礼物也给了,我回家了,拜拜。”卡卡西从带土身边走过,挥了挥手代替说再见。


 


他还没来得及收回手,就再次被带土握住了。


 


带土伸出手,把口罩从卡卡西的耳朵上轻轻摘下来,揉了揉,塞进自己的上衣口袋。


“你还是这样比较好看。”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了这么句话。


卡卡西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带土,任由带土拉着自己的手。


 “时间还早,要不要去吃个饭,或者看电影也可以,啊对了,刚才那个体育馆今晚好像有球赛,现在去找黄牛说不定还能买到票。”他依然握着卡卡西的手,眼神飘忽不定。


 


两个大男人的手握在一起,手茧相磨,掌心是粗糙的温暖。


 


“那就……看球赛好了。”卡卡西低着头,声音也低了下去。即使是这样,带土也能看到卡卡西脸上涌起了淡淡的红晕,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耳尖。


“嗯,那就看球赛好了。”带土嗓门忽然高了起来,拉着卡卡西就向前走。


 


两个人迎着拥挤的人流向前走着,无数行人从他们身边经过,步速或急或缓。


脑海里,过往的画面一帧帧闪过,或明或暗。


小学,初中,高中,开学或毕业,打架或吃饭,赢一场篮球赛或是跑完一程马拉松,想要努力回忆点什么过去值得纪念的瞬间,才发现每一帧画面里都有那个顶着乱糟糟白毛,无精打采的笨蛋。


 


这条路,好像是反方向吧。


好像是反方向,可他完全不想回头。


“喂,带土,知道你为什么收不到情书吗?”卡卡西忽然开口。


“都写给你了呗,不用炫耀。”带土手上的力道大了些,用鼻子哼了一声。


“因为,你鞋柜的情书都被我拿走了,那天早晨忘了开你鞋柜,是个意外。”卡卡西淡定地回答。


“……”


“所以,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


 


带土气结,明明一见面就吵架拌嘴,互相谩骂互相伤害,怎么现在连手都不想松开?


“我喜欢安静内敛的人,他侧脸很好看,眉眼也精致,会在窗边翻小黄书,成绩优秀体育也很好,不那么爱笑,经常毒舌,是我朋友,是个笨蛋。”


妈的,连话都说不对了,刚才明明只想说卡卡西你个笨蛋来着。


“我喜欢你,我喜欢旗木卡卡西。”


好吧,看来今天这话不可能说对了。


 


认命的带土拉着卡卡西的手,两人沉默着,满脸通红。


大概这辈子都收不到情书了吧,带土绝望地想。


然后他揽过卡卡西的肩,吻了下去。






FIN

评论

热度(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