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智商上

【带卡/300fo点梗】重明(双黑化 晓首领土X叛忍晓卡)

玟桥玖轩:

  @刀笔添凉锈   @万事   @養幻肢  @死神星月   GN们点的带卡


===============================================


*双黑化 晓首领土X叛忍晓卡


*带土因为把眼睛给了外人而被家族除名,由于宇智波一族的反对,直到水门当上四火卡卡西才得以把带土的名字刻在慰灵碑上。


*微黑宇智波,黑团藏


 


00.


站在神无毗桥战后的废墟上,旗木卡卡西抬头眺望,好像要一直看到世界尽头的边际。


风吹乱了头发和心情。


突然很冷。


01.


父亲死的时候,5岁的旗木卡卡西没有哭。


他只是默默地收好了父亲留下的通灵卷轴,背着白牙转身去学校递交了提前毕业的申请。


通过考核的那天也没什么特别,他戴着新护额,在学校门口停了停。


希望那个有点儿聒噪的吊车尾,没了他带着也能顺利毕业吧。


——唔,反正还有琳呢。转瞬想到这里,于是再没什么可留恋。


 


再次相聚是意料之外的——后来卡卡西明白,那不过是情理之中——一起在波风水门手下做事。


“又迟到了。”


“只是不小心睡过了一点点而已,水门老师和琳都没有说什么,你干嘛揪着不放!”


……


“你刚才乱扔什么火球术,差点儿让目标跑掉!”


“那你的手里剑差点儿扔到我又怎么算,你的准头什么时候变这么差了?笨蛋卡卡西。”


“嘁!”


……


其实卡卡西也觉得奇怪,他多年修炼的涵养,一面对带土就忍不住破功。


只是在这样来来回回琐碎小事的斗嘴吵闹中,也仿佛,渐渐找回一些,当初的自我。


 


02.


在散去的呛人尘灰里,野原琳看到,被死死压住半边身体的带土和用力推着巨石哭到崩溃的卡卡西——她从来没有见过。


成为上忍了又怎么样,再怎么强大又怎么样,还是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在乎的人一个个离我而去。


是我的错,不应该犯傻,直接跟你一起来救琳就好了。


一念之差,在乎的人事始终不对,什么也无可挽回。


巨大的绝望攫住了他,眼泪滚落入土壤,在心里堆积成湖。


“卡卡西,只有我还没有送你恭贺升上忍的礼物。我曾经想,要送什么,现在,我想到了…”


“带土…”


“你放心,不是什么没用的东西。我把我的左眼送给你,让它,替你看清未来。”


 


破土而出。


他在裹挟着巨大的冲击力劈敌而下的白牙之刀崩断后飞溅的碎片上,瞥见,一只鲜血淋漓眼睛,在贯穿的疤痕中间,二勾玉写轮眼。像命运自认幽默的诅咒。


那是黑暗。


也是光明。


碎裂的刀刃,打破了父亲死后自我困锢的桎梏。


千鸟熟悉的蓝光和轰鸣照亮了眼前的方寸之地,整个世界却模糊了黑夜和白天。


却再次,走进名为“宇智波带土”的囚笼。


旗木卡卡西不是不聪明,不是不通透,只是他的心实在太小,小到一次只能装下一个人。


曾经,是父亲。如今,是带土。


便甘愿为此,自折双翼,画地为牢。


 


03.


旗木卡卡西靠在那个小小的石碑上。


木叶的忍者都聚在慰灵碑那里,开着特意举行的三战英灵追悼会,这本就偏僻的林子,更加安静。


太静了。


他可以听到心脏上破的那个洞,嗖嗖漏风的声音。


 


“带土?我们宇智波家,似乎没有这个人呢?”


“对呀,你这小子,是不是偷偷从我们家哪个族人的尸体上偷的?!我们宇智波家一定会追究到底的!”


“对,把眼睛拿回来。”


……


那些可憎的面目和狰狞的表情,像极了当年,逼死父亲的,那些自以为隐秘又洋洋得意甚嚣尘上的流言蜚语。


“好了,既然你们和水门谁也说服不了谁,不如各退一步好了。”一直没有开口的团藏突然敲了敲桌子,阴沉的声音,像他一直阴沉的脸,半没在房间光线的阴影里。


 


卡卡西看了一眼坐在上首一直沉默的三代目。又看了一眼肩膀好像突然垮下去的水门老师。


默默地拉下头上的护额,挡住左边的眼睛。


一半光鲜亮丽。


一半漆黑虚无。


如果不是他一贯良好的自制力。


也许太过良好了。


他想。


 


你当年扶过马路的老人家呢?


哦,他们没活过打仗的这几年。


你当年分过糖的小女孩呢?


可惜她们都忘了。


 


抱歉啊带土,说替你看未来呢。


却只能让你,看见这样的未来。


 


第三次忍界大战神无毗桥的战役。


木叶出了两个写轮眼的英雄。


一个被称作“写轮眼卡卡西”,声名被诸国所畏惧。


一个却被永远留在岩石下面,连名字也无人问津。


 


04.


和絮絮叨叨死气沉沉自称“宇智波斑”的老头子以及更加絮叨的黑绝和更加神经兮兮一群白绝一起,困在暗不见天日的地下的时候,


带土想了很多。


无论是男孩子不服输的好胜心、对优秀者的佩服——他才不会对卡卡西承认这点呢,那家伙如果知道了,尾巴都会翘上天的——或者只是争取琳注意力的表现欲,但是好像从认识了卡卡西以后,就再也无法移开注意力和目光。


甚至是卡卡西提前毕业的那几年,带土的目光依然不自觉地在路上寻找卡卡西的身影,会下意识地打听卡卡西的消息,然后在得知对方的神速进步以后,更加刻苦地修行。


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想起那个时候,滴在他手心里,湿漉漉的,卡卡西的眼泪。


那个他一直拼命追赶却好像还是只能看到一个背影的天才,心气儿比天还高的家伙,原来也会哭么。


明明是现下这种,生离死别的沉重时刻,却无端开心起来。——原来卡卡西,你这么在乎我啊,笨蛋。


别哭了,笨卡卡,你哭起来的样子,真是难看死了。


还有那个碍眼的绷带——噫,有了,如果把我的写轮眼放在里面,一定就顺眼多了。


原来是喜欢呢。


 


等到出去以后,一定要拿卡卡西哭鼻子这件事,嘲笑他一辈子。


什么?卡卡西又不一定喜欢自己?


胡说,那个毒舌的笨蛋,除了自己还能喜欢谁?


再说救命之恩,怎么也得以身相许吧。


这次出去以后,一定会比以前更强的!和卡卡西一起,好好保护琳。水门老师也一定会开心的。


 


05.


“琳,你快走,我来断后。”


“不,你听我说,我觉得我们不能回木叶。”


他们在林间枝头穿梭。


“我觉得,三尾在我身体里面。我们不能回木叶”琳说出这句话,自己也觉得很艰难,但卡卡西不管。


“你快走,回木叶,水门老师肯定有办法的。”


风很大。卡卡西的声音随着他反身杀回去的身影而淡去。


 


琳见过卡卡西哭泣的样子,


也看过带土空洞的左眼眶。


那只写轮眼曾在她手心里,鲜红,滚烫。


那场会议,她没有参加,也无从知道内容。但她知道结果。不仅慰灵碑上没有那个她熟悉的阳光少年的名字,连宇智波带土的存在,也仿佛从这个村子里抹去了一样。


只有那个小小的石碑,埋着他们三个人的念想。


“对不起。”水门老师站在那里,对带土说,也是对她和卡卡西说。那三个字,很沉重,却又好像轻飘飘的,消散在空气里。


然后是一大片,让人窒息的沉默。


他们水门班四个人,水门老师毕竟是指导上忍,卡卡西本就寡言,琳一个女孩子,虽不是内向,但也谈不上活泼,但好像只要有带土在,四个人的气氛就永远是热热闹闹的,绝不会冷场或无聊。


“这是我特制的术式苦无,你们拿着防身。”还是水门打破了沉默,然后又投入紧张的忙碌。


 


卡卡西好像是变了,不再用刀,“写轮眼卡卡西”,威扬忍界。


又好像没变。还是一样独来独往,安静沉郁。带着帕克,喜欢秋刀鱼。


可是有时候,琳会注意到卡卡西身上,莫名的血腥气,甚至会多出莫名的伤口。


怎么问也不说,只推脱是不小心。


到水门老师当上火影,把带土的名字终于刻在慰灵碑上,卡卡西又养成上坟迟到的毛病。


 


直到被那个带着动物面具穿着标准暗部装束的忍者掐着领子拎在手里,暗部标配短刀抵着脖子的时候,琳的脑海里,还是一团浆糊——水门老师的暗部,怎么会要杀自己?


 


06.


放弃父亲的刀术,获得“拷贝忍者卡卡西”的称号。


对于只是因为一只眼睛,就抹杀带土存在,还想要杀死自己回收写轮眼的家族,他让着。


对于无所作为的木叶高层,他沉默地看着。


来自团藏的恶意,他接着,暗杀,他忍着。


他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忍者啊,差点儿连自己也骗过——只是想假装,带土你还跟我在一起而已。


因为失去,所以明白。


旗木卡卡西看着挟持着琳的团藏,在炎热的季节里感到冰天雪地的严寒和连皮肤、发梢指尖都沉重得抬不起来的疲惫。


摇摇欲坠,表演很累。


“你想要什么?团藏。”连续高强度的战斗,卡卡西的体力早就不支了,但他还是飞速运转着大脑,试图找一个两全脱身的办法。


我反复拥抱着回忆入睡,一个人怎么写两个人的未完待续。


“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吗,你就自裁在这里,也许我会好心,把这个三尾的人柱力带回村里,研究研究做武器。”


 


“什么‘木叶白牙’还不是没完成任务害村子损失惨重!”


“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去死?我恨你!”


“什么宇智波带土,我们族里从来没有过这个人。”


“臭小子,你的眼睛是从哪里偷的?快还回来。”


“快点儿决定吧,我的耐心可不好。”


“卡…卡…卡西…”


 


带土,你不是说,要替我看清未来吗?


为什么,我看到的这世间,是地狱啊!


 


卡卡西的千鸟熟悉的蓝光和轰鸣,照亮了琳眼前的世界,只是这次的目标,是他自己。


不,不可以,她必须,要保护卡卡西才行。


 


“琳——”


 


07.


“琳——”


带土不知道那个木叶的暗部是谁,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杀琳。


带土也不知道,卡卡西为什么要给自己一击千鸟。


所谓“千手柱间”的木遁细胞,在身体里莫名躁动滚烫得仿佛要跃出体外,耳际几乎能听见查克拉在每一根血管中疯狂颤动沸腾迸溅的声音,写轮眼瞬间蜕变成妖冶旋转的万花筒。


揽着卡卡西一个翻滚躲过团藏的攻击,“神威”发动,再接一个木遁逼对方回防自救,接下来他试图靠近倒在地上颈间血流生死不知的琳去确认对方的情况——这对带土而言是崭新的体验,招式都不熟悉,但身体仿佛有一种战斗的本能,于是他放纵自己凭身体挥霍。


“带土…”


“闭嘴,这才多久没见,卡卡西你简直更笨了!千鸟是随便往身上戳着玩儿的东西吗?”


但团藏显然也意识到带土的意图,寸步不让在琳的身边,使带土投鼠忌器不敢使用大规模杀伤的忍术。


 


“团藏!”“金色闪光”熟悉的身影突然强势插入战场中间,一击就逼退团藏把琳捞在怀里。


带土注意到水门微松一口气的表情,知道琳应该得救了,就带着怀里浑身是血昏迷过去的卡卡西在白绝的引路下撤退了。


 


08.


站在重建的神无毗桥上,宇智波带土抬头眺望,好像能一直看到世界尽头的边际。


风吹着袍角,还有微醺的心情。


突然有银铃的声音。


 


卡卡西就站在他的面前。


穿着黑底红云纹披风,拎着银铃斗笠,象征着木叶叛忍的护额随意绑在头顶歪歪斜斜地拉下来遮住左眼睛,隔着面罩看不清表情,可弯下的右眼早泄露尽情绪。


“给你带了红豆团子。”


 


也许他们还有很多问题。


比如要不要月之眼。


比如还有哪些成员可以物色加入晓。


比如怎么处理宇智波斑留在带土心脏上的符印。


 


但是跟卡卡西一起,带土相信,一切都将不是问题。


 


09.


那一年的神无毗桥之战。


木叶出了两个写轮眼的疯子。


一个被称作“写轮眼卡卡西”,后来成为叛忍,声名被诸国所畏惧。


一个以“宇智波斑”之名行世,隐藏在重重黑暗的阴影后。


 


10.


只要同一双眼睛看着同样的方向,怎么出发,都是未来。


 


=========================END====================================


 


*也是送给我心中那个,卡老师自由幸福的梦。



评论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