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智商上

【五件套】今天你相亲了吗

千林琼玖:

#混更,之前的合志《朋友承包责任制》的文,忘记放出来了(།﹏།)#


#因为是五件套,所以tag打的有点多请大家见谅#


#地摊文学,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_^ #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都能抽到ssr!#






0


今天,你相亲了吗?


相了,失败了。


1


在这个世界上,人类按照个体性质能力的不同分为了三种:战斗力强悍的哨兵、精神力强大的向导、普通人。


纵观整个社会,普通人依旧占了社会总人口的大多数,而哨兵和向导作为人类的进化体,数量仅仅只占了总人口的四分之一,而向导的数量更是远远少于哨兵。对于向导而言,哨兵不是必须的,但是对于哨兵而言,他们由于五感过于敏锐而被迫接收外界大量不必要的信息,然而他们的大脑却无法处理这样庞杂的信息,使得精神出现狂躁化等问题,只有向导能够运用他们强大的精神力来为哨兵们构建出一个精神屏障,这就导致了向导在哨兵这一群体中的受欢迎程度很高,能力越强的向导就越受欢迎。总而言之,向导都是抢手货。


宇智波泉奈是个向导,并且他已经年满二十岁了,而他还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哨兵。这当然不是说他不够优秀,与之相反,宇智波泉奈作为向导的能力无疑是极为优秀的。作为这一届的首席向导,宇智波泉奈追求者众多,从学院的前门排到后门根本不是个事儿。然而他还是没有对象。


作为哥哥的宇智波斑简直要愁白了他那一头家族遗传黑长炸。斑同样是一个哨兵,当然明白身为向导的泉奈对于哨兵的吸引力有多大,泉奈的能力很强,这就意味着一旦泉奈毕业以后还没有自己的专属哨兵,很可能就会被强制安排一个哨兵。这能忍?!斑当然是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的。可是自己的弟弟自己还不了解吗? 


斑和泉奈都是宇智波一族的人。宇智波,传说中和千手并驾齐驱、君临火之国军政两界的两大家族之一。斑和泉奈是宇智波家的嫡系,并且斑作为宇智波家的族长承担着相当大的责任。心疼肩负着重担的兄长,再加上从小受到的教育,泉奈向来以家族为重,他是个极具奉献精神的人,也早就做好了将来联姻的准备,可是斑不愿意。对于斑来说与其让泉奈被强制安排一个不知人品的哨兵,不如自己给泉奈介绍一个。




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家极具品味的餐厅,是极为少见的日式风格,无论是墙上挂着的名家的书法,还是散发着古韵的屏风,都透露着一股低调奢华的精致优雅,暖黄色的灯光带着些暧昧的气息——这确实是个适合相亲的好地方。


得知自家兄长要给自己介绍相亲对象的时候,泉奈的心情相当的复杂。事实上他是有个对象的,一个同样是向导的白毛。但是泉奈却始终没敢和斑说,不是因为对方不是哨兵而是一个向导,而是因为那个白毛,他姓千手——是的,就是那个和宇智波相爱相杀,十天一撕逼五天一扯皮的千手。


抱着种种微妙的心理,泉奈终究还是跟着兴冲冲的、一大早就把自己从被窝里挖出来的斑去了相亲宴。泉奈难得换下了向导学院的制服,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纹付羽织袴。他确实很重视这一场相亲会,当然,泉奈并不打算让这场相亲成功,但他也实在是很好奇,究竟是谁居然能被他家兄长看上眼还介绍给了自己。


“你好,我是千手柱间,斑的朋友。”


想是这么想的,然而,真的看到对面那个穿着某个家族特有的、丑的要命的族服、还对他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的千手柱间的时候,泉奈手一抖,一瞬间差点薅秃了自家精神体——一只白貂的毛。精神体是哨兵和向导所特有的一种精神力的实体化,存在于高维度的空间中,普通人是看不到的。但是显然,在座的三个人没有哪个是普通人,从一开始就十分紧张的地关注着自家弟弟和好友相亲状况的宇智波斑,更是不会漏掉自家弟弟的小动作。


“你好,我是宇智波泉奈,斑哥的弟弟。”泉奈脸上挂着再标准不过的交际用万能微笑,一字一顿地吐出了自我介绍以后就再也不肯多说一句话。泉奈在宇智波家本就是鹰派的领头人物,平时看见千手家的人不从衣着品味嘲讽到饮食习惯就不错了,更别说坐下来和千手家的族长你好我好大家好了。更何况泉奈早就知道自家哥哥和千手家的族长千手柱间私交甚好,他敢对天发誓对面的千手绝对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对自家哥哥图谋不轨的人竟然还敢来和自己相亲?!开什么玩笑!长于交际的泉奈根本不想和对面的抹布头再多说任何一句话。而斑不禁有些尴尬,夹在明显不情愿的弟弟和好友之间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会选择柱间作为泉奈的相亲对象,斑其实考虑了很久。在所有斑所认识的哨兵里,唯有柱间与他志趣相投,他们拥有共同的理想,柱间也是当世唯一能与他匹敌的哨兵。斑想把最好的给泉奈。即使相亲不成功,斑也希望泉奈能够通过这次见面改变对柱间的想法。只是现在看来,似乎是搞砸了。


柱间倒是有意缓和一下气氛:“泉奈平时有什么喜好吗?”


仪容整洁大方,表情爽朗自然,问题亲切和蔼,一切都没有问题,柱间对自己今天的表现很满意。一开始得知斑要介绍自己的宝贝弟弟给他认识,柱间相当的兴奋。他很明白,泉奈对于斑是多么的宝贵,斑选择将泉奈介绍给他,正是表明了斑对他的信任。柱间选择性地遗忘了斑介绍自己去的是相亲宴,从得知这件事开始,柱间就兴致勃勃准备各项相关工作,务必要让自己已最完美的状态出现在斑的家人面前。为了不给对方留下失仪的印象,柱间甚至还去买了一本《拜见相方家人的一百种实用小技巧》。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对面穿着和服的青年显然没有和柱间搭话的意思,即使他正用一种相当灼热的眼神死盯着他不放,但是柱间敢用自家弟弟存了二十几年的存款担保,对面的青年绝对不是对他有意思!


斑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歇了把泉奈和柱间拉郎配的心思。他揉了揉额角,打破了尴尬的气氛:“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和泉奈接下来还有其他的安排,就先告辞了。”


2


千手扉间相当在意那天看到的情景。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也就是自家大哥和自己的地下恋人相亲了而已,哈哈哈……个屁啊!大哥为什么会和宇智波家的人相亲啊?宇智波斑也在难道他们私下达成了什么协议吗?宇智波家的政治倾向难道有什么变动吗?千手扉间内心刷过整屏的弹幕,所思所想之处一片卧槽,这肯定是宇智波的阴谋!


等扉间将宇智波近期所有的动作都抽丝剥茧地研究了一遍后,总算冷静了不少,这才想起来:“泉奈为什么会去相亲?还是和大哥?!”


“……扉间大人,我觉得,这应该是个误会……吧?”卡卡西艰难地吐出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扉间没有出声,依旧是毫无表情的一张脸,卡卡西却硬生生地从那双绯红的眼睛里读出了“呵呵”两个大字。


说实话,卡卡西真没想到平时做事雷厉风行、小心谨慎又不乏体贴的千手扉间会在半夜三更把人连着被子从家里打包出来。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卡卡西痛心疾首,在这个现充横流、人心冷漠的世界,只有这被单还有些温度。卡卡西凌乱着一头的银发,裹着自家印满了秋刀鱼的被单,瘫在沙发上,眯着困倦的死鱼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生无可恋。


沉浸在自我思考中的扉间和卡卡西都没发现墙角一闪而过的黑影。


扉间会选择卡卡西作为倾诉的对象不是没有道理的。首先,卡卡西姓旗木,而旗木家是附属于千手家的;其次,卡卡西的贤值有十,是少见的可以跟上他的思维的人;再次,卡卡西嘴严,他一点都不担心卡卡西会有泄密的可能;最后,卡卡西也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和泉奈关系的人。


扉间十分放心地选择了卡卡西作为自己的倾诉对象,是因为卡卡西的确是个十分优秀的人。然而扉间忘记了一件事,越是优秀的人,爱慕他的人也就越多,而在这些爱慕的人里面出现斯托卡的可能性也就越高。很不幸的是,卡卡西还真有这么一个斯托卡,更不幸的是,这个斯托卡他,姓宇智波,全名宇智波带土。


之前说过了,卡卡西是个貌美如花贤值有十的“女神”级人物,自带了一个开了stk技能金手指拥有十八年跟踪技巧的贤二堍。这只贤二堍原本只是在做日常任务:stk之为暗恋的人守夜,谁知道竟然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绑架了他的卡卡西!猝不及防之下,带土迅速派出了自己的精神体,一只大流士黑兔紧随其上。这只大得吓人的精神体显然是个老手,完美地完成了跟踪、窃听、打小报告这一流程。知道了这个大新闻以后,表面上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无私心态,其实内心阴暗打算报复把自己的暗恋对象趁夜劫走、干到了自己想干却没胆子干的事的千手扉间,带土准备把“千手扉间同死敌暗度陈仓,千手一族将何去何从”这一大八卦通告全族!


然而实行的过程并不是那么的顺利,现在是深夜,凌晨2点钟,一般来说这个时间是大部分人深度睡眠的时间,俗话也就是最好睡、睡得最香的时候。带土不一样,他不是个普通的男人!他是可以连续一个月为卡卡西进行自发守夜任务的男人!一晚上不睡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是带土忘记了,他不睡,别人也要睡。这天晚上,带土重复经历了无数次“带土啊,你知道现在几点吗?!”“啊?”“给我滚!!!”这一对话,以及打断他人睡眠紧接着被扔出窗户的这一过程。在这期间带土阅尽了无数五花八门的睡姿,以及各种不可言说的双人杂技,感到自己灵魂得到了某种升华。


但是带土并不是这么容易死心的男人,第二天一早,带土整装齐发出了门,第一个就碰到了把甜点当早饭吃,顺便在甜品店讨论“向导的精神力究竟可不可以改变人类的意识形态”这一问题的止水和鼬。


“呦,止水、鼬,早上好啊。”带土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了空位上。


“带土前辈,早上好。”


“小叔叔,早上好。”


异口同声,止水和鼬不禁相视一笑。带土嫌弃地看着旁边两人散发出一种令单身兔恨不得烧烧烧的甜蜜蜜的、粉色的空气,心里相当的羡慕嫉妒恨。


“咳咳,”带土清了清嗓子成功地引起了止水和鼬的注意力,心里有点小开心,他神神秘秘地朝两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把耳朵凑过来。


“带土前辈,”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以后,将带土话中夸张和不必要的成分比如夸奖卡卡西和诋毁千手扉间的内容删除以后,止水和鼬很快地将事情捋顺了,相视一眼,止水开了口,“我觉得,还是不要把事情说出去比较好。”


“为什么!这可是打击千手家的大好时机!”带土一脸正气凛然、我为家族的大公无私地表情,完全看不出想要公报私仇的痕迹。


“小叔叔,”鼬开了口,“千手扉间的死敌是谁?”


“宇智波泉奈啊!怎么了?”带土不假思索地回答。


“是的,无论问谁‘千手扉间的死敌是谁?’,所有人都会回答是宇智波泉奈,所以,假如说千手扉间和死敌私通了,那么他们第一个会想到的对象是谁?”


“是泉奈大人。”止水接了口。“要是事情扯到了泉奈大人,带土前辈,斑大人恐怕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知道了。”提到了斑,就算再不情愿,带土总算是收敛了一些,斑虽然脾气暴躁,但不是一个爱发火的人,可是往往生起气来最可怕的就是斑,记得上一次斑发火整整移平了一座山!带土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的皮可没有山来的硬,可经不住斑的一扇子。


“说起来,小叔叔,卡卡西前辈约我和止水一起去图书馆,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带土的眼睛“噌”的一下亮了起来,“去!我去!走走走还等什么啊!”


3


目送着带土、止水和鼬走出店门以后,两个带着墨镜和口罩的可疑分子缩回自己的位子,其中一个朝着带土三人坐过的桌子附近勾了勾食指,一只毛色鲜艳的小狐狸“唰”的一下跑了回来。


“佐助,”蓝眼睛的少年凑近了黑发少年耳边,“没想到扉间大叔和泉奈哥是这种关系诶我说!”


“白痴!讲话不要凑这么近!”佐助耳边传过一道温暖湿润的气流,耳廓瞬间通红,他捂着耳朵一把把鸣人推开,瞪了他一眼:“说正事!”


鸣人转了转眼珠,脸上浮现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开口道:“小佐助~你该不会是害羞了吧我说!”


“白痴!谁害羞了啊!”


眼看着佐助真要生气了,鸣人见好就收,正色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佐助思考片刻,拍板决定找斑!


从小就被灌输“有事找大人”这一理念的佐助这次也很好地贯彻了下来,泉奈和扉间的事先不提,佐助自己和鸣人就不是那么清清白白的,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坦白算了。说做就做,佐助领着鸣人直接去找了斑,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全部交代了清楚。佐助深谙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世间真理,这件事迟早要暴露的,与其到时候被逮出来知情不报,还不如死道友不死贫道。


“咔嗒”鸣人惊悚地看着斑生生地掰断了铝合金制的桌子的一角,杀气冲天,不由得背脊发麻,大滴冷汗从额角滑落。鸣人费劲地微微侧过头看向佐助,佐助面色发白,显然也不太好受,但还是咬着唇死撑着。鸣人有些心疼,佐助从小在家族里备受宠爱,那里受过这样的委屈?他刚想开口,却被佐助一把握住了手。这个时候,他们安静地受着,等斑的气消掉才是最好的选择,轻举妄动后果反倒更严重。鸣人明白了佐助的意思,他回握住了那只手。


不知过了多久,鸣人的脑袋几乎都要停止住了思考,才听见斑的声音,“现在,把和这件事有关的所有人都带回来。”两人如蒙大赦,飞快地朝门外跑去,余留一句弱不可闻的话语“之后再找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算账!”佐助总算放下心来,有了斑的这句话,他们安全了。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鸣人和佐助丝毫不敢耽搁,两人分头进行,鸣人联系扉间和卡卡西,佐助联系带土、止水和鼬,让他们立刻到宇智波家的大宅集合,心虚自己告密的两人到底还是透露了些底细给即将上战场的这几个倒霉蛋。


事件有关的几个人员都是哨兵和向导中的精英,不多时已全部聚集完毕。斑看着惹祸的弟弟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为了解决泉奈的事,斑还特地把柱间也请了过来,斑自己是不在意家族之分的,但毕竟涉及两个家族,还是双方的族长都在比较好。


大家面面相觑心有戚戚,谁也不想先开口。


“呵,敢做不敢认了?”斑嘲讽地看着底下一群人。


“斑大人,”最终,止水开了口,他牵着鼬的手上前一步,“我和鼬在一起了,望斑大人成全。”


“恩,好,下一个。”斑淡淡的地应了下来,挥手同意了两个人的事。止水和鼬本来就没有多大的过错,他们两个的事情也算是家族内部的事情,只要他同意了,就不是问题。止水和鼬都是聪明人,事情发生的时候也很好地保住了泉奈的名誉,斑很满意,不打算迁怒他们。


止水放下了心,即使一开始就猜到斑不会为难他们,但是没有第一时间向斑报告泉奈的事情,总归还是有些影响。见斑轻轻放过,止水和鼬从善如流地退到一边和鸣人佐助站到了一起。


或许是看到止水和鼬没事,带土壮了壮胆子,开口:“斑,我,我喜欢卡卡西,我要和他在一起!”


“你这么说,卡卡西他同意了吗?嗯?”好不容易壮起胆子的带土瞬间怂了下来,他甚至不敢看卡卡西一眼。耳边传来一声极轻的叹息,一只修长的、骨骼分明的手牵起了他的,耳边响起的,是他一声听过的最美的话语:“斑大人,我喜欢带土,我会和他在一起,一辈子。”


只觉得眼前炸开一片绚烂的烟花,什么也听不见了的带土就这么晕晕乎乎地被卡卡西牵走了,接下来就剩下泉奈和千手扉间的事了。


“泉奈,没什么要说的吗?”


“斑哥,对不起。”泉奈无意识地扯了扯自己的辫子,这是他紧张时候特有的小动作。扉间惊异于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竟然还有心情关注泉奈的一举一动。泉奈咬了咬下唇,下定了决心,“斑哥,我想和扉间在一起。”


斑的表情严肃起来,“泉奈,你想清楚,你和千手扉间的情况与鸣人和佐助、止水和鼬、带土和卡卡西都不一样,你是宇智波家的二把手,千手扉间同样,他在千手家的地位和你在宇智波家的地位旗鼓相当,你应该很明白,假如你要和千手扉间在一起意味着你们要付出什么吧?”


泉奈没有回答,扉间抿了抿唇,上前一步,紧紧握住黑发青年的手,“别怕,我和你一起。”今后无论风风雨雨,你我共同面对。


泉奈猛地抬头,“斑哥。”


“……我明白了。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泉奈。我应该和你说过的,”斑顿了顿,“无论发生什么事,哥哥一直都在。”


“斑哥!”泉奈猛地甩开扉间的手,扑倒在斑的怀里,身形微微颤抖,抽噎不止。斑轻轻地拍着泉奈的背,朝着扉间露出得意的神情。扉间无奈地笑笑,难得的对斑露出温和的笑容。


一场原有可能闹得满城风雨的事件就这么平静地落下了帷幕,在这其乐融融的氛围下,谁也没有发现在宽大袖口的遮掩下,斑和柱间悄悄勾缠起的小指。


4


“今天,你见家长了吗?”


“见了,成功了哦。”


Fin

评论

热度(245)

  1. 死在智商上千林琼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