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智商上

[带卡]看我神威,无坚不摧

驴克白:

▼火影同人,各种架空,全员复活


▼宇智波带土×卡卡西


▼每章都是独立没有关联的,也许会出现各种不同背景,不定时更新,可能ooc






  《气象》




  对于任性的理解,在卡卡西眼里除了宇智波带土,就是最近的木叶天气了。总之,都是麻烦棘手,又不得不去解决的事。




  从上个月起,木叶的气候就变得十分糟糕,阴晴不定。早上还是狂风暴雨,那么下午可能变成烈日暴晒,或者是飞沙走石。木叶大部分村民从不想出门,到惧于出门,最后彻底变成了懒得出门。比起外面那些未知的天气折磨,他们更愿意待在屋子里看电视。




  这是鹿丸第五次全身湿透的走进火影办公室,他艰难甩了甩裤腿上的泥水,耷拉着眼皮,心如枯槁,像是刚从河里爬上来的人,等一个钟头后,他又会弯下腰,去抠裤腿上凝固的泥块。这个月他们家已经弄坏了六把雨伞,因为这糟糕透顶的天气。就在刚才,在路上,在风雨中,为了保住手鞠给他的最后一把伞,他牢牢的握住伞柄不肯撒手,差点连人带伞的飞向天空。




  鹿丸说:“早上好,火影大人。”


  卡卡西穿着一身白色的火影袍,笑眯眯的打招呼:“早上好,看来今天也是坏天气呢。”  




  鹿丸说:“您走出去试试就知道了。”


  卡卡西说:“我会想办法,尽快找出使天气变坏的原因。”




  鹿丸说:“您家里有多余的伞吗?”


  卡卡西说:“好像是有的。”




  鹿丸的惊讶已经溢于言表了,他只是想碰碰运气,火影大人家里不仅放着一个宇智波带土,居然还有伞,这是件多么让人震惊的事。他说:“既然您用不到伞,能借给我拿回去交差吗?那几家卖伞的店铺全关门了,晚上回去被手鞠发现弄坏了伞,又要多出许多麻烦的事来。”


  卡卡西单手托腮微笑着,点了点头。




  鹿丸感觉自己和火影大人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他每天的工作之路堪称坎坷无比,毫不夸张的说,他随时会消失在前来火影楼的路上,可能是被大雨淹没,可能是被狂风刮走,甚至是被雷电劈中。再与案桌旁边镇定自若的火影大人进行对比——没法对比。这位火影大人从头到脚的干净,连头发也没乱一丝。




  对鹿丸来说,比起这种灾祸天气,他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的时候,耳边传来宇智波带土那句杀伤力十足的话:“神威。”




  当鹿丸看见同样浑身湿透的佐井走进来时,他的心情稍微得到了平复;当看见李顶着一头狮发走进来时,他的心情彻底回归了平静。最起码的,他感觉自己还活着,真实的活在木叶村。




  卡卡西一边听着报告,一边观察着外面的气候变化。他的眼睛偷懒般的往上睨去,正好看见佐井和李在清理衣服上的小树枝,一声雷鸣划过天空,他们仿佛受到感应似的,一同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也多亏了这种天气的历练,这才让旁边正抱着一摞资料的鹿丸动作敏捷的躲闪到一边。




  同样生活在木叶的火影大人就显得有点不一样,他无需为出行的事而烦扰,更体验不到糟糕天气带来的苦恼。每当他出门前,宇智波带土就已经神出鬼没的站在他身旁,问道:“卡卡西,你要去哪儿?”




  他只需要动动嘴巴,说出一个地点,接下来就是宇智波带土的事。




  在别人眼里,宇智波带土管天管地管火影,他能将每一件以下犯上的事,做得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最后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在别人眼里,火影大人管天管地就是管不了宇智波带土,他能将宇智波带土做出的每件滑稽的事当做要务一样处理,并且到了最后,他总是首先做出投降的那一方。




  所有在火影楼出现过的人,都会用面无表情来掩盖他们内心的麻木,就好像现在,结束一天的工作后,除了小部分人冲出去以身试险之外,大部分人都还站在火影楼前,迟迟迈不出脚步。当然,第二天躺在医院的也是这一小部分充满着冒险精神和勇气的人。




  这么大的狂风,连老老实实在地上活了数十年的树木都被连根拔起,更别说是回家了,那简直是在风刀里逆行,要路没有,要命一条。




  这种时候,宇智波带土出现了。宇智波带土很有时间观念,他只会早到一个小时,不会迟到一秒钟,他向众人说:“麻烦让一让,我找人。”


  没人动。




  宇智波带土说:“你们挤在这里干吗?不趁早回家?”


  没人回答。




  宇智波带土说:“你们挡住卡卡西了。”


  提起六代目大人的名字,众人不情愿的让出一条道路。




  宇智波带土走到人群最后面,停在火影大人面前,说道:“卡卡西,你终于忙完了,快跟我回家。”


  轻轻松松的说出了回家,多么沉重而又艰苦的一件事。众人十分麻木的看着宇智波带土将手搭在火影大人身上。




  “神威。”又来了。




  接着,众目睽睽之下,宇智波带土拎起六代目火影,消失在火影楼里。这一次,他们留下了一样东西——一把伞。准确的说,是宇智波带土离开前从神威空间里扔出来的,它稳稳的落在了鹿丸的手上。




  鹿丸很麻木。


 


  针对近期变化莫测的恶劣天气,木叶气象台再次发布气候预警的第二天,栏目组邀请到第六代目火影为嘉宾。这些月来,木叶村民纷纷因天气原因,在出行方面多出了很多困扰,比如雨伞和雨鞋,都成了紧缺货物。




  木叶村民守在电视机前,希望六代目火影能有所作为。主持人就目前存在的问题进行简单的采访,然而整个过程中,火影大人都表现得十分困惑,甚至带着无法理解的迷茫。




  主持人翻开事先准备的稿子:“六代目大人,您有关注最近的天气吗?”


  六代目火影:“关注,我们也正为最近的天气而烦恼。”




  主持人问:“可以说说您的一些看法吗?”


  六代目火影:“近期的恶劣天气,对木叶各方面都造成了重大的损失,其中街道和房屋成了重灾区,大部分建筑都需要重新整修,我已经和顾问们商量过了这件事,会尽快派人进行检修工作。”




  主持人说:“今天早上突然下了几分钟的冰雹,很多人都因此而受伤,目前医院的床位出现了紧缺状态,大家都希望能早点解决天气问题。”


  六代目火影:“早上冰雹?这个,哦对,冰雹,这的确是件令人烦恼的事,我会通知医院,增派医疗忍者过去。”




  主持人说:“出行的不便给大家带来了很多烦恼,想必火影大人也因此而苦恼吧?那么火影大人每天是如何坚持去火影楼的呢?”


  六代目火影:“嗯……工作,这是我的工作嘛。”




  主持人说:“昨天傍晚那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也让不少人患上了感冒。”


  六代目火影:“呃……这个,是呢。”




  主持人:“……”


  六代目火影:“……”




  录制结束后,工作人员和六代目火影一同离开,又一同站在气象楼下。雨太大了,风雨交加,将地上冲出了一个个不停旋转的水涡,刚冲出去的那个人又冲了回来,他抖了抖身体,衣服像个喷头一样,抖了一地的水。




  众人都犯了愁,有伞的也不敢撑出来,伞是紧缺物品,就这样冒冒失失的撑开走出去,不出三两步,准会被砸成一个碗。




  怎么办,怎么办。


  宇智波带土出现了。




  宇智波带土说:“都在呢。”


  除了卡卡西身旁的暗部成员,气象台的人都很莫名其妙,他们的目光都聚集在宇智波带土的腿上——未沾半滴雨水。




  宇智波带土穿过人群,穿过刚才的主持人,走到六代目火影面前,带着责怪:“你怎么不告诉你在这里,我找了大半天才找到你!”


  卡卡西说:“嘛,带土,这是临时采访。”


  宇智波带土说:“走了,回家再说。”


  旁边的主持人说道:“等等吧,现在出去太危险了,根据气象报告,这雨过半个小时就会停下来。”




  宇智波带土奇怪的看了一眼周围,他只看见卡卡西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危险?这里才危险。”他回过头问道:“卡卡西,你说是不是?”


  火影大人又开始无能为力,不得不尔。




  宇智波带土拉住火影袍,仿佛有一肚子埋怨的话,但他都强忍下来了,为了不让六代目火影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




  “神威。”又来了。




  只是突然消失了两个人而已,没有惊动风雨闪电。气象楼门口,还站着司空见惯的暗部成员和目瞪口呆的节目工作人员。


 


 


 



评论

热度(88)

  1. 死在智商上擅用我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