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智商上

[带卡]看我神威,无坚不摧

驴克白:

▼火影同人,各种架空,全员复活


▼宇智波带土×卡卡西






  《风波》




  不管多少年过去,犬冢牙都始终告诫自己,绝对不可以惹卡卡西老师生气,因为那是连宇智波带土都难以收拾的事。




  木叶出了奇怪的传闻,散播者是犬冢牙。根据犬冢牙的回忆,两天前,他和志乃执行任务回来,两人正准备去往火影楼汇报任务的具体情况,赤丸叫了两声,他们抬起头,看见半空中突然多出一条裂缝,接着,宇智波带土衣衫不整的从神威空间里滚了出来,更准确的说,是连滚带爬。




  犬冢牙是经历过第四次忍者大战的人,但是,依旧没能承受住这突如其来的这一画面,他反应过来时,宇智波带土已经狼狈的逃走,彻底消失不见了。




  “怎么回事?那不是六代目大人家里那位吗?他这是在干吗?志乃,怎么办?我预感第五次忍者大战快要爆发了!”


  “牙,冷静一点,你没有看错,那的确是宇智波带土。”




  犬冢牙当即认为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几乎快要当街跳起来了,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在四战战场上,宇智波带土面对数万忍者联军都没这么在地上滚过。




  他们立马将这件事汇报给了六代目火影,然而,当他们踏入火影办公室那一刻,他们瞬间就后悔了,他们更愿意回到大街上看宇智波带土滚来滚去。在整个汇报过程中,六代目火影始终微笑着,笑到他们发慌,笑到他们发音带颤,笑到他们满脑子都是衣衫不整的宇智波带土。




  团子店里,犬冢牙坐在一堆人的中间,他说道:“整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为了让众人相信这件事,他故意带了一点夸张,“六代目大人把宇智波带土狠狠地揍了一顿,当时街上好多人都看见了。”




  后来,以讹传讹,这件事就有了很多版本,有说法是六代目大人不听众人劝阻,将宇智波带土揍得满街打滚,场面一度惨不忍睹;还有说法是六代目大人将宇智波带土圈在家里只是为了报复,并且每天都在对宇智波带土施以暴力,宇智波带土试图逃跑却没能成功。




  这件事彻底颠覆了众人对六代目火影的认知,宇智波带土很强,很危险,像一颗不知道会何时引爆的炸弹,但是现在看来,六代目火影仿佛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卡卡西不知道这些传闻,因为近几天,他一直没有走出火影楼半步,更没有回家,但是他能感觉得到,来火影楼的人都格外的小心翼翼,连呼吸的频率都大致相同。这些都让卡卡西感到莫名其妙。




  宇智波带土也不知道这些传闻,他最近很忙,忙着巴结卡卡西的八条忍犬,忙着想尽各种办法让卡卡西冷静。




  起因于一周前,卡卡西要去雷之国参加会议,临走前,卡卡西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好好照顾八条忍犬,他答应了,也照做了,每天按时喂食,按时带它们散步,然而,当卡卡西回来时,那八条忍犬却瘦得跟猫似的。




  卡卡西说:“带土,我的忍犬呢?”


  宇智波带土说:“就是它们,你的脚边。”


  然后,卡卡西一整个晚上都没说话。


  宇智波带土突然感觉到不妙,他主动打破沉默:“卡卡西,你听我解释。”


  卡卡西不听。


  宇智波带土说:“卡卡西,你相信我,是它们自己瘦成这样的,狗粮店的老板可以为我作证。”


  卡卡西还是不听。




  一般来说,这种时候,宇智波带土就会很气恼,只要坐在旁边赌气,那么接下来就是卡卡西的各种诱哄。但是这一次有点不一样,因为卡卡西先生气了,毫无预兆。


 


  宇智波带土从没想过有一天,卡卡西会生气,准确的来说,他从没想过卡卡西会和他生气。他习惯了卡卡西永远都是那副千随百顺,温和可亲的模样。他起初并没有太过在意,然而当卡卡西几天都不回家时,他就开始慌了。




  他想见卡卡西,但是卡卡西不见他。




  宇智波带土开始想办法,他做了自我检讨,想来想去,卡卡西生气的大部分原因出在那八条忍犬身上。八条忍犬被他养瘦了,这就等同于他没有认真地听卡卡西的话。这一点很好理解,换作是卡卡西不听他的话,他也一定会很气愤。




  于是,宇智波带土将八条忍犬带到一乐拉面,点最大分量的拉面,然后逼迫它们全部吃光,又将它们带到团子店,逼迫它们吃团子。


  吃到一半,八条忍犬逃跑了,它们跑去向卡卡西告状,它们控告有关宇智波带土的种种暴行。宇智波带土付完账回来时,发现八条忍犬不见了,他想去追,刚进入神威空间不到几秒,他就逃了出来——卡卡西转移了一叠起爆符在里面。


  他从神威空间滚出来的瞬间,正好被犬冢牙和志乃撞见了,他不知道他这一滚,就滚出了一个大新闻。




  宇智波带土很气馁,他能一个人应对数万忍者联军,却搞不定一个生气的卡卡西。




  他去往火影楼,被暗部拦在外面,他想用神威,但是他现在根本不敢进入神威空间。几名暗部围在他身边,不停的劝说他,早点向火影大人低头认错,不要再牵连无辜的人,和无辜的狗。




  宇智波带土说:“我在认错,卡卡西不听!”


  暗部说:“你应该向鹿丸求取点经验。”


  宇智波带土说:“那你让我进去找鹿丸。”


  暗部说:“鹿丸现在和火影大人在一起商量重要的事。”


 


  宇智波带土一有心事就会躲到神威空间里,但是,卡卡西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完全没有固定的时间概念,卡卡西又往神威空间里投放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宇智波带土忍无可忍,最后还是得忍,因为他总不能把卡卡西揍一顿。


 


  很快,宇智波带土就适应了,并且接受了这样生气的卡卡西。有一点让宇智波带土很庆幸,卡卡西不会向他咆哮,也不会冲着他大吼大叫。宇智波带土当即做了一番打算,他将神威空间收拾了一遍,然后任卡卡西折腾。总而言之卡卡西你闹吧,你把整个木叶都移到空间里去都行,反正我有神威,无坚不摧。




  他甚至还有点得意,他想,这个世上除了他,估计没有人,也没有地方能够让卡卡西这样闹腾了。




  那一天,宇智波带土碰见了犬冢牙。


  犬冢牙很同情宇智波带土,大家都很同情宇智波带土。


  所有人都沉浸在那些悲惨的传闻里,除了依然一无所知的宇智波带土。


  一群人坐在团子店里聊天。




  犬冢牙说:“虽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我们都知道现在的火影大人很可怕。”


  “卡卡西很可怕。”宇智波带土点点头,十分认同这话。


  犬冢牙说:“早上我们去接任务的时候,看见地上有一团废纸,刚想去捡起来,谁知立马就不见了。鹿丸还让我们别多问。”


  宇智波带土犹豫了几秒,说道:“那团废纸,应该在我这里。”




  犬冢牙将自己面前的团子推到宇智波带土面前,他虽然不知道宇智波带土在说什么,但是认为此刻的宇智波带土,很需要安抚。




  犬冢牙说:“火影大人又打你了?”


  宇智波带土嚼着团子,说:“卡卡西没有打我,他在和我生气。”


  他们说:“真可怕。”他们认定宇智波带土在说谎,认定宇智波带土在保全自己最后的面子。


  宇智波带土十分真诚的告诉大家,不要去惹卡卡西生气,并说:“难以想象,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卡卡西是这么危险的人呢?”


  众人发出一阵唏嘘。




  宇智波带土突然想起自己是来寻求解决办法的,卡卡西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忍犬们也不搭理他。




  宇智波带土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卡卡西消气?”


  犬冢牙说:“你应该去找鹿丸,在这方面,鹿丸就很有经验。”


  他们说:“火影大人都这样打你了,你还不反抗吗?”他们无法将四战战场上的宇智波带土和现在的宇智波带土联系到一起。


  宇智波带土说:“我为什么要反抗?等等,卡卡西没有打我,从来没有打过我,他甚至不会朝我大声说话!”


  犬冢牙说:“我们都看见了,你从神威空间滚出来的事。”他们将最近的传闻全部说了出来。




  宇智波带土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今天走在大街上,总是感觉有很多奇怪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在听到关于卡卡西传言的部分时,宇智波带土气愤极了,他说:“你们怎么能够这样诋毁卡卡西?”


  众人瞬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宇智波带土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了众人,他重点强调卡卡西只是生气。他说:“不管卡卡西怎么胡闹,闹翻天都行,但是我还想让他赶快冷静下来,不管是认错还是检讨书,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他好几天没回家了,他怎么能不回家了呢?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众人突然变得很冷漠,各自吞了一个团子,面无表情的嚼着,他们感觉事情好像变了质,怎么听都不对劲,越听越让人难受。




  宇智波带土又说:“现在整个神威空间都是卡卡西的出气场。”


  众人站了起来,然后漠然地离开了。







评论

热度(74)

  1. 莞尔未央擅用我们 转载了此文字
  2. 死在智商上擅用我们 转载了此文字
  3. 抹生擅用我们 转载了此文字
    突然冷漠.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