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智商上

[带卡]作画师联盟 03

驴克白:

▼火影同人,架空,全员复活


▼宇智波带土×卡卡西


▼接收楼下表白并双倍反弹给你们




  (03)




  当鹿丸第三次抱着一摞文件走进火影办公室时,那卷任务卷轴还躺在案桌上。离桌两米远的地方,分别站着宇智波带土,琳和宇智波止水。昨天下午,六代目将任务名单交给他时,他还没来得及多问,六代目就溜了。他预感这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就像现在这样。


 


  这三人已经盯着不同的方向看半天了,既没有把墙面瞪出裂缝,也没有将地板看穿,他们换了数种站姿,就是没人去拿任务卷轴。


 


  鹿丸问:“你们还不去执行任务?”




  于是,三个人慢吞吞的将视线收回,开始打破这种沉默。宇智波带土望着空空的火影位置,是一副很愤怒又欲言又止的模样。要知道,他可是花了一整个晚上诱叨卡卡西,他怀疑卡卡西到后来是听混淆了,把他也编入了任务小队。




  他们各自都希望能拖一秒是一秒,最好是拖到卡卡西出现,总之,就是不想外出执行任务。




  宇智波带土说:“止水,你动作最快,你去拿任务卷轴。”


  宇智波止水说:“不不,我总是丢三落四的,琳,还是交给你保管。”


  琳说:“我不行,不行,带土,你去拿吧,放神威里面最安全。”




  鹿丸将文件放在快要堆积不下的桌上,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磨蹭的一个小队,这不得不让他怀疑宇智波家族的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非常不可靠。他看过那卷任务,难度不大,然而这几位实力不弱的人却明显不想去接这个任务。现在,他仿佛明白了六代目为什么溜得那么快,甚至还说今天早上要请半天假。




  鹿丸说:“如果你们想早点回来的话,那就最好早点出发执行任务。”




  这句话很起作用,三个人忽然间都清醒了,争先去拿任务卷轴。宇智波带土飞快的瞥了一眼,这种任务对他来说,根本不在话下,他保证能够速去速回。他粗略的估算了一下日子,回来的时候,应该正好能够赶上天堂画廊的排名更新。




  然而,宇智波带土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因为这个简单的任务在外面待上十多天,这简直远远超过了他的预算归期。他想见卡卡西,更想知道天堂画廊的最新排名。




  这个简单的任务实际上并没有看上去那样简单,与其说执行难度很高,倒不如说特别费脑子,跟解码和闯迷宫似的,绕来绕去,让人摸不着头脑。三个人都认为自己智商够用,但是,这个任务就像剥洋葱一样,剥开一层还有一层,尽管他们三个人都很拼命了,但是任务并没有太大的进展。




  晚上休息时,三个人各怀心事的坐在火堆旁,架上烤着三条鱼。这鱼死得很蹊跷,看见写轮眼就晕倒。


  他们想的是同一件事,心都系挂在同一个地方。琳满脸忧虑的望着火苗,甚至还轻轻的叹了一声气,她非常担心因为投稿量的减少,而导致天堂画廊的卡带会掉排名。




  宇智波带土很敏感,他逮住了这一细微的变化,安慰道:“琳,有我和止水在,任务的事你不用太担心。”


  琳点了点头,她突然用一种恻隐的神情注视着宇智波带土。




  宇智波带土说:“老实说,我有点想卡卡西了,那家伙没有我,做什么都不行。”


  琳脸上的忧虑不见了,瞬间变成了惊喜,感动,和振奋。




  宇智波带土被盯得有点不安,十分不自在,因为琳的目光称得上赤裸裸,这让他想到夜里的孤狼的眼睛。他避开琳的目光,转向宇智波止水,却发现宇智波止水在独自沉思。


 


  宇智波带土再三确认琳睡着了以后,偷偷靠到止水身边,小声说道:“止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宇智波止水说:“什么问题?”




  宇智波带土说:“琳,我没来之前,她在画室里画的什么?”


  沉默了几秒,宇智波止水说:“你也看见了,画猫画狗。”




  宇智波带土说:“你还对我有秘密?你知不知道你跟我一个姓?”


  宇智波止水说:“小声点,你这样会把琳吵醒的。”




  宇智波带土向琳睡觉的方向看了一眼,他转过头,用眼神示意止水能够诚实一点,将事情全部坦白,毕竟大家都有写轮眼。




  宇智波止水说:“带土,冷静,再吃条鱼。”


  宇智波带土说:“你这是在敷衍我!”


  宇智波止水说:“我没有,你相信我。”


  宇智波带土难以置信的说:“我们之间竟然还有秘密?”还说,“止水,把头转过来,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宇智波止水用树枝拨了拨篝火,郑重地说:“画你。”然后,他又在心里默念了后半句话:和卡卡西。




  宇智波带土不再继续问了,突然间,他有点不知所措,大概是因为离火堆太近的原因,他的脸颊也开始发烫,于是,他不再搭理宇智波止水,倒在地上开始睡觉,尽管他睡不着。




  宇智波止水偷偷瞄了一眼宇智波带土,如释重负,大家都是有写轮眼的人,想要撒个谎,那就得拼勇气和决心,幸亏这几年他都待在暗部,磨练出了一套过硬的心理素质。即使是面对宇智波带土,他也可以面不改色,心不发虚。




  第二天,趁着宇智波带土研究地图的时候,宇智波止水将琳拉到一边。




  宇智波止水说:“天哪!琳,你简直难以想象昨晚发生了什么。”


  琳说:“止水,现在带土没有注意我们,所以你慢慢说,不要激动。”




  事实上,她几乎可以想象止水经历了什么,能让暗部队长发出这种心有余悸的声音,想必一定是很严重的事。




  宇智波止水说:“带土让我老实告诉他,你平常在画室里画些什么,他甚至不顾家族感情,一度想用写轮眼威胁我。”


  “太可怕了。”琳说:“你没把我们的秘密告诉他吧?”




  “我怎么可能告诉他真相。琳,我和带土只是家族血缘关系,可我和你是多年的盟友关系!”宇智波止水说:“我跟他说,你在画他,然后他就没再问了。”


  琳说:“带土最近变得太敏感了,我们要更加小心才是。”




  琳看向远处的宇智波带土,脑子里又突然涌现出了很多作画灵感,她看着带土的背影,仿佛卡卡西就无声地站在带土旁边似的。加上秘密没有被曝光,于是,她不知不觉的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宇智波止水说:“我以家族的名义起誓,带土以前不是这样的。”


  琳说:“绝对不能让带土发现我们在画卡带的事,他会闹翻天的。我们没有卡卡西那种耐心和毅力,我已经不敢往下面想了。”


  宇智波止水说:“我们两个都不在木叶,我现在很担心卡带的排名会掉下来。”


  琳说:“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




  历经了整整十二天,他们终于完成任务回到了木叶。


  在大门口,在众目睽睽之下,三人又磨蹭了起来。短短的十二天对他们来说,简直相当于漫长的十二年,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对他们来说,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事不是去火影楼报告任务情况,而是去天堂画廊看人气排名。




  宇智波带土说:“瞬身止水,你去汇报任务情况,你动作最快。”


  宇智波止水说:“神威带土,不,不,我一汇报工作就犯糊涂,琳,你去。”


  琳说:“我不行,不行,带土,你不是想见卡卡西吗?还是你去吧。”




  一阵沉默,他们相互用余光打量着对方,希望能从对方身上捕捉到丝毫破绽,从而趁机切入,但是三个人都戒备森严,滴水不漏。




  宇智波带土说:“老实说,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需要立刻去办。”


  宇智波止水说:“我也是,我的乌鸦饿了十多天,我必须马上回去喂它们。”


  琳说:“我突然想起阳台上的花没有浇水,它们需要我。”




  推来推去都没有结果,最后,经过投票,汇报工作交到了宇智波带土的手里。




  卡卡西并不在火影楼,这让宇智波带土感到奇怪,他将任务卷轴放到案桌上。他本来打算好好审问卡卡西一顿,现在,这个计划不得不推迟到晚上进行。




  宇智波带土在天堂画廊人气公布栏下面碰见了宇智波止水和琳,他看见止水和琳一副激动到快要相互握手,互相楷泪的模样。这令宇智波带土不得不怀疑这两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决定待会儿就把这件事告诉宇智波鼬。




  “止水,你的乌鸦喂得真快。”


  “琳,你也学会了瞬身术。”


  宇智波带土说道。




  “和你汇报任务的速度差不多。”


  琳和止水回答道。




  三个人顿时都不说话了。




  宇智波带土抬起头,看见排名第一的仍然是卡带,继续往下看去,他反反复复的找了好几遍,差点怀疑自己眼睛出了问题——没有找到带卡。


  离开木叶之前,带卡虽然排名垫底,但最起码的还在排名榜单上,现在,连底也不能垫了。




  宇智波带土说:“止水,琳,你们不感到生气吗?”


  “带土,你指什么?”




  宇智波带土说:“你们仔细看看榜单上的排名!”


  “我们看了。”




  宇智波带土说:“那你们告诉我,这些排名是不是在数据方面造了假!”


  “这个,大概没有吧。”




  宇智波带土突然话锋一转,警惕的问道:“你们来这里干吗?你们看的哪个排名?”


  止水和琳沉默的避开了他的视线。




  宇智波止水和琳的沉默,更多的是出于一种激动,无法向宇智波带土分享的激奋感动,他们难以想象卡带依然排名第一,更让他们感到震惊和惊喜的是展览室里面的那些作品。




  宇智波带土气愤极了,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天堂画廊作品展览室,然后,他简直目瞪口呆了,如果不是宇智波止水在场,那么天堂画廊已经变成一堆废墟了。




  “带土,深呼吸,我知道你很难接受,别难过,闭上眼睛。”


  “带土,冲动是魔鬼,这些画都是假的!是幻术!”




  宇智波止水和琳从来没想到宇智波带土会有这么大的气力,他们两个几乎快吊在宇智波带土身上,但是依然没能阻止宇智波带土前进的脚步。他们不禁在心底起了忧虑,担心以卡卡西的力量不足以压倒这样的宇智波带土。




  两人用尽力气,强行拖拽住宇智波带土的手脚,一边让宇智波带土保持冷静,一边向周围的人呼喊道:“快去把六代目找来!”


  宇智波带土回头,面红耳赤地怒吼道:“不能找卡卡西!”




  在天堂画廊作品展示区最显眼的位置上,摆放着最新的卡带作品。


  标明:十八禁


  作画师:斯坎儿


 



评论

热度(57)

  1. 死在智商上擅用我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