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智商上

[带卡]作画师联盟 02

驴克白:

▼火影同人,架空,全员复活


▼宇智波带土×卡卡西






  (02)




  卡卡西很烦——恼。




  换做是其他人,卡卡西只会烦,正因为不断制造出烦的人是宇智波带土,所以不得不在后面多加一个恼,还是那种不能骂出声来的恼。对卡卡西来说,和宇智波带土比起来,那些木叶顾问们的刁难简直不值一提。




  卡卡西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在成为六代目火影之后,他几乎会准时上床睡觉,然后准时起床去往火影楼。偶尔,他也会在晚上和宇智波带土折腾几番,但是,通常不会影响他第二天的工作。




  昨天晚上,宇智波带土一直睡不着觉,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甚至直挺挺的坐了起来,一会儿望着墙出神,一会儿又抓挠头发。卡卡西也看出来了宇智波带土最近揣着不少的心事,为了缓解宇智波带土的压力,卡卡西自觉的脱光了衣服。然而,宇智波带土的表现却十分反常,他将被子往卡卡西身上拎了拎,说道:“小心着凉。”




  卡卡西很震惊,很茫然,很难以接受。




  接着,宇智波带土也跟着躺了下来,他翻过身,用手托着脑袋,说道:“卡卡西,你最近忙吗?”


  卡卡西说:“还好。”


  宇智波带土说:“暗部最近工作很闲吗?”


  “你想加入暗部?”卡卡西问道。他想,那怎么行,你上街买条鱼顾问们都会派人盯着,还想加入暗部?绝对不行,顾问会闹翻天的。他可以容忍宇智波带土闹来闹去,但是换做别人,他就提不上来那么多的耐心。




  卡卡西瞬间在心里拟好了无数个理由,一旦宇智波带土说要加入暗部,他就立马驳回。




  宇智波带土说:“很闲吗?”


  卡卡西说:“很忙。每天都有大量的任务,偶尔执行一个S级任务,十天半个月都回不来。”




  卡卡西希望能借此打消掉宇智波带土想加入暗部的念头,十天半个月都不能回家这一点,就很有威慑力,因为宇智波带土希望天天都看见他。回想当初他刚当上火影那个月,宇智波带土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尽管他多次解释安全方面有暗部,然而宇智波带土捂住耳朵,不听,不听,就是不听。




  不管走哪儿视察,不管参加什么会议,六代目火影身边都跟着一个宇智波带土,对旁人来说,那简直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与灾难。在一次五影会议上,宇智波带土就坐在他身后的高台上,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下面的人。那一刻,卡卡西很不安,仿佛他并不是来参加会议,而是带着宇智波带土来向各大国宣战。




  如果不是他以各种方法强行阻拦宇智波带土这一行为,恐怕现在木叶的顾问们已经把火影办公室给拆了。




  宇智波带土说:“你想我加入暗部?我不!”


  卡卡西松了一口气,他想,只要不加入暗部,你干什么我们都可以商量。




  宇智波带土说:“暗部的人最近太闲了,你应该多派他们出去执行任务,别老是呆在木叶。”


  卡卡西说:“带土,你到底想说什么?”




  宇智波带土说:“你别管我想说什么,总之我帮你视察了一番,最近村子的结界系统有问题,你应该派止水去仔细查一查这件事,然后再给他加一些任务,哦对了,就是要专挑那种十天半个月都回不来的任务。”


  卡卡西说:“带土,你最近有什么事吗?”




  出于警觉,卡卡西认为宇智波带土一定正在策划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因为要知道,宇智波带土和止水的关系很好,两人是那种可以一起上街买秋刀鱼的关系。在这种时候,宇智波带土突然要把宇智波止水给支开,他想着,八成是宇智波家族出了什么事。总之,不得不防。




  但是很快,他的这个想法就被推翻了,因为宇智波带土又开始问话了。




  “卡卡西,最近医疗忍者很闲吗?”宇智波带土问道。


  卡卡西感到莫名其妙,说:“还好。”


  宇智波带土说:“可我感觉她们很闲。”


  卡卡西惊诧极了,问道:“你还帮我去视察了木叶医院?”




  宇智波带土说:“你应该考虑给她们增派一些任务,主要是给琳。任务不要太难,太危险的也不行。比如一些钻研学习的任务,可以去风之国学习,你知道的,琳和你一样,是个很爱学习的人。”


  卡卡西说:“带土,你应该亲自和琳说。”


  宇智波带土说:“我怎么没想到呢,琳可以和止水一起去执行任务。总之,你的学生佐井最近不能外出执行任务,必须把他留在木叶。”




  卡卡西顿时感到宇智波带土的心思不好猜,他无法将宇智波止水,琳和佐井这三个人放在一起做假设,因为他假设来假设去,都没有结果。但是,既然牵涉到了琳,那么宇智波带土所策划的事就绝对不会给木叶造成什么危险,或者伤害。




  卡卡西闭上眼睛,准备睡觉。然而,一整个晚上,宇智波带土像夏天的蚊子一样,不停的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说完止水说琳,说完琳说佐井。越说越多的话题,越说越不着边际。他既不能一巴掌拍过去,也不能将脑袋埋进被子里,这些行为准会引起宇智波带土的不满,并且大闹。




  终于,宇智波带土说够了,天亮了,闹钟也响了。




  当卡卡西出现在火影办公室后,和鹿丸打招呼,和大和打招呼。鹿丸用眼神提醒他晚上要节制一点。接着,他见到了宇智波止水。他一面听着宇智波止水汇报暗部工作,一面想起宇智波带土吹的一夜枕边风,老实说,昨天晚上他听到后面,基本完全忘记了宇智波带土说过什么。




  宇智波止水说:“火影大人,我想和您商量一件事。”


  “长话短说。”卡卡西说。夜里,他听宇智波带土叨唠,白天,他还要听宇智波止水说话。他最怕宇智波止水开口了,身为暗部队长的宇智波止水每次在上面讲话的时候,下面的暗部成员总是一动不动的站着,任风吹,任雨打,他完全能够想象那些面具下面的表情。




  卡卡西一度怀疑宇智波带土和宇智波止水是亲兄弟,两人说起话来,总是长篇大论,就像是在念一本超长的经书。




  宇智波止水说:“我希望您让带土出去执行一些简单的任务,或者是您让他跟在您身边,随时保护您,您也知道,他这个人太危险了。为此,我们必须做点儿什么。”


  卡卡西说:“为什么突然想到让带土外出执行任务?顾问那边,交涉起来可能会有点麻烦。”




  宇智波止水说:“我愿意去跟顾问们沟通,我相信他们是很顾全大局的人。正是因为他们在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所以才会结出危险的果实,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让他们了解,把带土放在你身边,寸步不离,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卡卡西说:“那就麻烦你了。”




  正说着,火影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宇智波止水突然想起今天是天堂画廊人气排名更新日,于是,他又重点补充了一句之后,瞬间离开了。




  卡卡西很困——惑。




  这时候,琳来了。琳看上去欲言又止,不像是来汇报工作,也不像是来闲聊的。她将一叠资料报告放在桌上之后,就站在桌前,光是站着,也不离开。卡卡西几乎可以预见琳想要说的话了,准是关于宇智波带土的事。




  “卡卡西,早上好。”琳说。


  “琳,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卡卡西说道。




  琳看上去有点急促,有点不安,遮遮掩掩地扯东扯西,最后才说到重点:“卡卡西,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关于带土的事。”


  卡卡西问:“琳,你最近和带土吵架了吗?”




  卡卡西很困,因为宇智波带土;卡卡西很迷惑,还是因为宇智波带土。这几个人太奇怪了,卡卡西想,该来的人都来齐了,就差一个佐井了。但是佐井就好应付多了,因为学生总是得听老师的话。他又想,就是这样,学生就是应该听老师的话。




  琳说:“怎么会吵架,我和带土很好呀。”


  卡卡西说:“你想说关于带土的什么事?”


  琳说:“你最近不忙吧?不如和带土出去走走,比如温泉旅行?”


  卡卡西说:“可以哦,但是你得先告诉我理由。”




  说起卡卡西和琳的关系,那可谓是从小好到大,几乎没有秘密可言。他知道琳在画画,基本是画他和带土。琳经常跟他提到一个画廊,他知道琳的作品基本都搁在那里做展览,但是他因为火影工作太忙,还没去过那个画廊。




  琳将所有的事都告诉了卡卡西,包括人气投票的事。




  琳说:“卡卡西,现在带土在画室里,我根本不敢画卡带,他准会跟我急。又快到这周的投稿截止日了,你想让卡带从第一名掉落下来吗?”


  卡卡西简直不可思议了,说:“琳,你居然画的是卡带?”


  琳说:“我一直在画卡带呀。可是你知道吗,自从带土出现在画室以后,我每天都在画一些小猫小狗,我根本不敢当着带土的面继续画卡带。还有止水,他已经连续画了好几天的乌鸦。”




  卡卡西终于将事情的始末理清了。他问:“带土画的什么?”


  琳说:“线条,他一直在画线条,始终沉着一张脸,我甚至怀疑你们吵架了。”


  卡卡西说:“那你们的老师是?”


  琳说:“佐井,你的学生。”




  她拿出天堂画廊最新的人气排名表,不断地用人气排名来诱惑卡卡西。卡卡西一直不明白宇智波带土学习作画的目的,但是,当他看到排名最末的带卡时,他立马就明白了,根据他的猜测,准是和人气排名有关。




  卡卡西对那些人气排名不感兴趣,因为他和宇智波带土的关系并不会因为排名而受到影响。可是,捉弄宇智波带土就很好玩了,看着宇智波带土气急败坏,那就更好玩了,在这方面,他是天才中的天才。




  卡卡西拿出任务卷轴,决定将三个人全部派出去执行任务。




  第二天,早上。


  斯坎儿找到佐井,问道:“请问学习作画,现在还能报名吗?”







评论

热度(63)

  1. 死在智商上擅用我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