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智商上

《史上最强镇圈大手的对决》03

人间❤大炮:

 真的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审核大哥你放过我吧大过年的是不是!我这一万字都是相声不掺水,您看我真诚的双眼!给您拜年了!



CP:sasuke X naruto


预警:除了它是一篇文之外,什么都不能保证。


甚至连这个也不能保证。


*科技线非常扯淡,请大家当做大蛇丸在这个世界里秽土转生了十个乔布斯,谢谢。





前情提要: 01  02




1.




说写就写,鸣人立刻着手继承师傅的遗志。


天上的自来也老师捶着云彩痛诉自己的遗志并不包括连载自己和挚友的搞给心路历程,还活着的大蛇丸打了个喷嚏。


他挑战的第一篇就是一部长篇,并不是他对自己的文笔很有自信,而主要是在漩涡鸣人的眼里,他和佐助之间的羁绊三天三夜都讲不完,写短篇哪能够呀!


但是原著向实在是不能写的,因为有太多细节一旦写出来就暴露目标了,自己在网上连载和好友的故事……听起来怎么都觉得有点怪(gay)怪(gay)的,怎么办好呢……七代目大人眼珠转转,很快有了个主意,现在不是流行写什么架空paro吗?那就来写一部黑帮背景的他和佐助纯洁的友情好了!


刚巧最近有跟铁之国和火之国的黑帮打过交道,他这些年治理村子外加做任务也是积累了不少素材,真写起来不会太捉急。


不过其实写作这种事情,对于鸣人来说是一窍不通的,顶多是他跟自来也云游了三载多多少少得到了一点写作的知识,好吧说是知识可能都过了,应该说是写作的意志。




不要笑,先继承意志在干活这可是我们木叶的基本套路,不服不要当木叶人。


他从自来也老师身上继承到的火之写作意识就是——真·情·实·感!




只要你用真心创作,一定能打动别人!






————以上,是鸣人三周前的想法。




现在他正对着自己热度低迷的浏览量惆怅。


这几周他更新的很是勤快,也颇费苦心的构思了,还在专栏的迎客版面上写上了非常有噱头的【带你领略最还原的鸣人佐助之间的感情】,但是在这浩如烟海的创作者里想脱颖而出实在还是太难了,更何况他写的还是友情向,光是这一点就让很多人翻一个大白眼黑上一句“不看不看,如果这是朋友那我根本没朋友!”


这几周只是有一些男性读者跑来留言诸如“战斗描写的很精彩”“佐助和鸣人真爷们,牛!”“太好看了很有劲”之类的,但是鸣人毫不满足,女性读者人嘞???!!我就是要给你们这些满脑子都是我和佐助花街相会的坏蛋们洗洗脑子,让你们充分感受我们木叶式朋友的好,木叶式羁绊的棒,一生一世一双人,就属木叶最销魂!


然而女性读者们的反应就像是下错了鱼饵的池塘,半点波澜都没有,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呢,鸣人也搞不明白,他退出专栏发文页面看了看,自己连张封面都没有,不走心的程度就像是一个今天更了明天就要弃坑的混蛋。


鸣人盯着自己连封面都没有的专栏发了会儿呆,突然心生一计。




七代目大人拨打了佐井的电话并把他叫来办公室。




“咳咳佐井,能找你约个稿吗?”鸣人第一次约稿还有点小羞涩,他坐在办公椅上,手里攥着小青蛙钱包问。


现任暗部队长掀了面具后还是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他打量了一下正襟危坐的七代目火影“你要画佐助吗?”


“?!你怎么知道!”鸣人大惊,虽然只猜对了一半但是佐井你不对啊,说好的不懂人心人设呢?


“哦。”佐井了然道:“先说好,男男春宫图我收费很贵的。”


“……………………佐井啊。”


“嗯?”


“年终分红还想要了吗?”


“哈哈,对不起,您说吧。”佐井适时的把演技切换到部下模式。


“先说好,这件事情要你可一定要保密……”鸣人有点局促的看了一眼暗部队长,佐井笑眯眯的吐了一下舌头,团藏在上面下过的无法吐露秘密的咒术依然在上面,鸣人一下子被逗笑了,他对于之前对佐井的局促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清了清嗓子说道:“咳咳,我最近在网络上写了一篇文,想让你给我的网文画张图……”


“你写文了?”


“是啊。”


“你终于开始在网上连载你和宇智波佐助的感情故事了?”


“?!你怎么又知道了!”


“哦……我就猜到有这么一天,幸亏早有准备。”佐井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扭头在自己的包里翻出一本大厚书“这个送给你。”


鸣人心想着能耐了我的下属……这是写作指导书么?我要写网文的事情都被你算到了,以后看来佐井失业也可以跟志乃去天桥摆摊不愁吃喝了!




结果七代目兴冲冲的拿过拿过一看,哦,《同性恋需要注意的37条守则》。




“………………佐井你这个月不用来上班了。”


“真的?那下个月全忍cc31的新刊我能赶上了呢~”暗部队长此刻的笑容无比真诚,他拿起包就要走。




鸣人见他真的脚步轻快的准备开溜只得阴沉着脸怒喝:“回来!”


“要求不多,黑帮题材,我和佐助都要穿西装,我拿着枪佐助拿着刀,记得把我画帅点!”鸣人想了一下,又觉得自己不可与网民一般ooc,于是立刻补充。


“然后把佐助画的更帅,要让大家看了就挪不开眼睛的那种!”




回应他的是一个佐井欠揍的“那你很gay哦”的笑容。






2.




佐井说到底并不是一般的画手,第二天就交稿了,鸣人喜滋滋的点开佐井的邮件


他和佐助各站在画纸的一边,两个人都穿着西装潇洒的倚着边缘,鸣人正在给枪上膛,佐助一手插兜一手握住背后的刀柄。很好很可以,美中不足就是总觉得有点眼熟,鸣人歪头想了一会,突然发现——这不是之前热播过的《史O斯夫妇》电影海报构图么?!怎么他还是女站位??而且仔细看看下面干脆就有个硕大的MR·UCHIHA啊连遮掩都懒得啊佐井!




七代目大人拨打了佐井的电话并把他叫来办公室,again。




“为什么是宇智波夫妇啊!”


“不然呢?”佐井诧异语气就像是回答鸣人1+1为什么等于2一样。“佐助家都被灭族了,他家就剩下他一个了,你忍心让宇智波家这代单传从此消失么?富岳大人在天之灵注视着你哦。”


“我家也只有我一个独生子啊!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我家单传的问题!我爸在天之灵也注视着你啊!”


“注视我干嘛呀,你本来也不姓波风啊。”


“………………………………。”






干,好有道理啊。




爸,你在天之灵好好看着,这就是没事搞倒插门女婿的下场。出来混的,早晚要让你儿子还的。






“算了算了,我家倒插门女婿的习俗也是世传了……姓宇智波就宇智波吧……”鸣人扶着额头挥挥手,又突然坐起:“不对啊佐井,你为什么要把我俩画成一对啊?”


“我也没别的选择了啊。”


“……佐井,你是不是没有朋友啊?”


“像你和佐助那样的朋友的确没有。”鸣人听到肩膀垮了一半,佐井见状良心不忍,于是他又眯着眼睛捏着自己的下巴思索了一下,随机很好心的补充道:“以后也许可能会有。”


七代目立刻抬头,眼睛亮闪闪的期待着佐井说下去。


“不过这种我一般称之为——男朋友……唉有话好好说不要螺旋丸手里剑,被你打中我会变gay的……”






大概是佐井良心发现自己如果再惹恼上司可能今年就要当白干苦力了,新的图正经了很多。画纸上描绘的是两个人身着西装,在一辆敞篷吉普车上和不露面的敌人激烈的交战的画面,脸上还贴着半块纱布的鸣人在画面的前排,额发被爆炸引起的气流吹起,他正在用一把银色的手枪跟敌人对射,射击的那只手缠满了绷带;而旁边的负责开车的佐助则是带着黑皮手套,背上背着一把黑漆的日本刀,固定刀的皮带勒在他挺括的西装上,显得他整个人都精干利索,佐井不知道用了什么效果,画面竟然给人一种硝烟火星扑面而来的动态感,场景像是活过来一般栩栩如生。


艺术真的是了不起啊……鸣人呆呆的看了画十分钟,突然get了艺术的魅力。


我和佐助如果真的当了黑帮就会这样吧,要是有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呢。鸣人兴致勃勃的想着,顺手把这幅图设置成了封面,转身睡去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张图即将给自己的写作生涯带来怎样的骚动。






3.




第二天七代目登陆到自己的专栏一看吓坏了,因为他的专栏下面的留言板前所未有的热闹,留言不停的刷动着,很明显已经闹翻了天。







“火钳刘明+37”


“活久见……”


“历史の一刻……”


“诶诶??超神腐画大大竟然画了佐助和鸣人!!我不信!”





发生了什么……超神腐画?佐井的网名?这家伙还是个名人啊?





“噢耶,太刺激了,现在也就颜王站出来说当年在终结之谷的确亲了七代目能给我更大的刺激了。”


“或者斑爷说把柱间放在胸口是因为爱他在心口。”


“画手多杂食……诚不欺我……”


“我的天这是超神大大要爬墙了吗……”


“看不出超神大大浓眉大眼的竟然也背叛了组织……”


“讲道理,超神大大并不浓眉大眼,他之前还在漫展上cos过颜王卖爱鸣本,他还真长得是有点像颜王hhhhhh”





???佐井??你丫???





“你们不要丧气啊,超神大大也只是给友情向画了图,说不定没什么的。”


“别自欺欺人了,超神腐画大大都开始画佐助鸣人友情向了,大声告诉我————离画他俩上床还远吗?”





远啊!!!!!!!!





“四舍五入这就已经是…………………………”





不!!不是!!!!!





“下次大大漫展就是cos石油王卖佐鸣本了hhhhhhhhh”


“有道理,来人啊把朕的刮眉刀眼线笔拿来!”


“别怕,都是王,一人一次,公平竞争,就是苦了他火七代目……”


“很有道理……这么一说腐画大大今年的cc31是不是还没登陆新刊呢……(脑洞大开)”


“卧槽不要毒奶啊求求你,我希望新刊还是爱鸣……洁癖苦苦哀求”


“杂食表示叉腰而笑,我们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类!”


“妈的看完了之后我的心怎么也有点动摇,我以前并不觉得这个CP好的啊??”


“+1,以前就觉得颜王的印象就是贼能坑他火村长?”


“认真思索超神腐画大大新刊如果是佐鸣怎么办。(陷入沉思)”


“别废话了,还是开五战吧。(一秒)”


“万一是3P…………”


“卧槽你们雷之国怎么回事天天看热闹不嫌事大净瞎jb毒奶!!!闭嘴啦!!”


“啊啊啊啊啊啊啊boomshakalaka!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了超神大大画佐助和鸣人!!!大大我家粮可好吃了!!历史的奠基从小河边开始!快把大大捆起来我的大♂安♂利已经饥渴难耐了!!^q^”


“我倒是要看看勾搭了我家大大的作者到底写出了什么花,哼!”


“我也在看,讲道理……的确写的不错……”


“吃瓜路人突然get了你火的友情精彩……”





鸣人跟不上留言刷动的速度,最后目瞪口呆的放弃了,而他的专栏留言板彻底被铺天盖地的版聊淹没,说是什么超神腐画大大对她的文笔一见钟情,被她描写的真挚感情所打动,不惜放下自己爱鸣top大手的身段也要给他画张图,事情越传越神,有人说是她才华横溢有人说是她金钱交易,但最后的口径都是这个作者写的鸣人和佐助的故事非常吸引人以至于超神腐画大大都被折服,忍不住送了/出卖了一张画。


虽然这都没错啦(鸣人这样想着),然而并不是才华横溢也不是金钱交易而是上下属关系的七代目大人还是选择了拨打了佐井的电话并把他叫来办公室,again and again。




“你怎么之前还是个画我和我爱罗的?!”鸣人愤怒发难。


“手鞠一直有约稿我就画了。”佐井不以为然。


“你竟然为了那么点金钱就把你上司的屁股出卖给了别的村子?手鞠给了你多少钱!来我看看,我就不信了————”七代目大人非常霸道总裁的站起来撸起袖子把鼓囊囊的小青蛙钱包往桌子上一拍,里面的硬币撞在桌子上发出了一声壕气冲天的声响。


“这么多。”佐井掏出手机打开转账记录在鸣人眼皮底下一晃“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问问。”鸣人把小青蛙拿起来揣回裤兜心虚的坐下。




万恶石油王的糖衣炮弹啊,好多个0啊!!我知道你们沙忍有钱但是没想到这么有钱啊


鸣人痛心疾首,只得心中暗自盘算明年对沙之国的关税要提高。




“这是二次元呀,你不用那么在意吧?”佐井笑盈盈的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哦,顺便一提你没被我爱罗怎么样吧?”


怎么样,你还想怎么样??要真有怎么样,第五次忍战就要开始了啊!!不知道为什么鸣人脑子里顿时出现了挚友阴森森的脸,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于是赶紧摇摇头,发现自己又被绕跑。




“不对啊,你怎么没跟我说你你你你你已经出道了啊佐井,还画的是我和我爱罗?你还是个大大??还那么出名?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为什么私生活要让你知道啊?”佐井依旧是那张笑盈盈的脸:“难道上厕所还要举手,高潮还要打报告?火影大人的兴趣真不简单啊。”


鸣人被他噎的没脾气,心里想着佐助他呛不过也就算了,毕竟他都当自己让着他的(?),怎么现在他嘴炮都打不过佐井了,名字前面有sa的是不是都跟他有仇啊??


于是他又影气十足的拍了一把桌子,非常威严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们这些姓sa的没一个好东西,我迟早要……”




“咣当——”小樱推门而入。


“鸣人你在吗?”她环视了一圈,然后一脸莫名的看了看佐井。




“他往桌子底下钻干什么?”


“没什么,可能是突然意识到你也是我们sa家军的一员罢了。”






4.


不管怎样,被这么一闹名气竟然也是有了,虽然毁誉参半,但好歹有了关注度,在那之后他女性读者突然暴增,留言板也热闹起来,有人喊着要给作者打钱,有人催更,有人说吃下了安利,当然也有人说他OOC的厉害,写出来的鸣人佐助完全不像,这种垃圾文笔还要拿出来见人等等。


鸣人并不在意那些嘲笑他的人,讲真,这种声音他小的时候听到太多了,吊车尾也好,怪物也好,绝对不会成为火影也好,而他最擅长的就是用自己的行动向那些人证明他们错了。


何况写作这件事,如果是别的题材,鸣人一定没有什么自信,但是讲他和佐助的事情就不一样了,他坚信自己情真意切,而且更主要的是作为当事人之一,他有着绝对不会ooc的自信不说,他还有着别人没有的另一个杀手锏,那就是——当你不知道故事里佐助会是什么反应的时候,就发短信问佐助。




是的,就是这么方便,不要不服气,只要从小就在河边走!十年捅肺又断手!你也可以拥有这样好用的好朋友!




得到了村长私房钱购买的爱疯8的佐助同时也得到了村长私房的骚扰。




比如这个傍晚,佐助正在一棵古树上吃着饭团,手机突然在背包里震动了一下,他把饭团叼在嘴里,伸手从兜里摸出手机,划开一看果然是鸣人的短信。(毕竟佐助只给了他一个人号码)




短信的内容很是符合吊车尾一贯的没头没脑,只有一句“佐助啊,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可以,会撩,要不是佐助常年在发卡的边缘挣扎,他就要以为吊车尾开窍了。但是佐助在这方面已经身经百战,作为一个正牌木叶卡王,他非常镇定的回复了一句:




“问这个干什么。”


“嘿嘿,就是想知道佐助眼中的我是怎样的?”


白痴,佐助对着屏幕笑了一下,不受控制的觉得嘴里的饭团突然变甜了。


“是个白痴吊车尾。”


“喂——!我很正经的再问你啊,你这家伙这些年都没吐露过是怎么看我的吧?我们认识多少年了……十年?从河边开始算的话大概有二十年了吧?”


“嗯。”


“真够久的呢,现在的我们也跟那时变了好多呢……”


“你的白痴程度倒是没变。”


“会不会聊天!”


佐助笑了,还没想好怎么回复,下一条讯息就传过来了。




“所以,我在佐助心里,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佐助深吸一口气,打开手机写了又删,来来回回好几遍,折腾到最后他就差把“你现在就算是对我告白也没关系的吊车尾,不,不如说现在赶紧告白吧白痴吊车尾!”写在上面了,当然他没有。


他颇为正经又闷骚的回复了这个问题,最后还着重强调了笨蛋二字。到最后自己也不清楚是想要对方察觉还是想要隐瞒这个秘密了。也不怪他,毕竟就算再怎么炫酷吊炸天,作为一个被“朋友”二字一耽误就是十多年最终沦落为初恋都没找落的大龄未婚男青年,对于捅破最后这一张纸多少还是带着点霸总的纯情的。




结果鸣人回的短信却意外的迅速且简单,只有寥寥几个字。


“这样啊,谢谢佐助!”




?!没了?佐助心里已经差点打起了波动拳,他勉强稳住自己的酷哥形象,装作毫不经意的又回了一条:


“还有别的事么?”


“??没了呀!佐助(´-ωก`)晚安嘚吧哟!”鸣人用佐助的回答解决了今天更新里佐助对他的内心独白,开心的钻进被窝了。




…………………………好你个吊车尾,天天就知道瞎jb撩,撩完就跑,气的佐助一个没控制住愣是把还剩下7%电量的手机充到了100%。






5.


鸣人更新的很勤快,毕竟是当代火之国最会用影分身的男人。然后随着连载的白热化,鸣人也像是很多作者一样开启了问答通道,每天抽取一名幸运读者回答她关于佐助和鸣人的提问,由于他经常回答出让大家意料之外又非常合情合理的答案,以至于每天参加抽奖问题的读者越来越多,鸣人问佐助问题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当然他也借此了解到了各种奇奇怪怪佐助不可思议的习惯。


比如他觉得有读者会想知道佐助用的充电宝是什么牌子的就够不可思议的了,更不可思议的是佐助回他的短信上面写着是他自己,完全不知道始作俑者正是自己的漩涡鸣人那天笑的差点尾兽化。


除此之外还有人问他为什么把佐助的颜值写的很真实——讲讲道理,那当然是他天天看日日看夜夜看啊!鸣人想,这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我见识的更全的佐助的表情了,不管是温柔的还是要把人捅个对穿的,不好意思的又或者是理直气壮的,哪一种他都好好的保管在记忆里,因此描写起来也是活灵活现。


而且因为如此,他对广大网友的描写是很不服的,他的挚友是很帅,让人挪不开眼睛的帅,但是哪有那些网文里吹嘘的“啊,他一笑能让山花怒放冰雪消融小行星撞地球”的程度啊,漩涡鸣人表示你们ooc的太过了,佐助他……应该是没这么夸张的?


至于有人问他为何不刻画一下七代目的颜值……他倒是想把自己描写成一个一笑春花怒放的小帅哥,但是那样就跟其他肆意妄为ooc的无良网文没什么区别了,他可是要成为最不ooc的男人,成为圈影的啊!


而且直男总是描写自己的美貌还挺恶心的,太gay了!鸣人是拒绝的,他觉得这样的角色还是留给佐助一个人吧!




今天也要过去了,他抽了一个幸运读者的问题,打开一看鸣人顿时觉得两眼一黑,好家伙,网页上赫然显示着这位读者问的问题是:




【请问友情大大,我想知道~如果七代目被人QJ了,宇智波佐助大人会有什么反应呢?】




……………………现在的孩子,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






6.


怀着决不能跟别的作者一样ooc的心情,七代目抬头看了一眼在他办公室沙发上端坐着翻看卷轴的宇智波氏,这几天佐助不打招呼就回来了,鸣人也早已习惯他突如其来的造访,就像当年习惯他突如其来的离家出走一样。


“佐助,我问你个问题哦?”七代目拿铅笔在自己下巴上轻轻的点着,尽量塑造出一种轻松随性的气氛,佐助在一边含糊的嗯了一声表示允许。




“如果我被人强行……那啥了……你会怎么做?”


“谁会对你做这种事啊?”佐助连卷轴都不看了,他抬起头,但是又有点心虚。


“就一个假设嘛,你什么反应?”


“……哼,总之我是不会去自首的。”


“…………………………不是你干的!!”


“怎么可能。”


“你怎么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自信十足啊?”


“无关紧要?”佐助眉毛一挑,气场让鸣人下意识的提了提裤子“你是说你的贞操无关紧要?”


“………”鸣人认真想想,觉得自己屁股还是很关紧要的,只得连忙改口:


“呃,是还挺重要的,不过你正经点,认真问你呢!”


“五大国里武力值能办到的也就是我了。”


鸣人用笔戳着下唇,转念一想,嗯……有道理……诶不对啊?




“喂喂喂!要点脸啊手下败将!胳膊痒了吗?”他假装愠怒的把笔丢在桌子上,抱着双臂瞪了一眼不远处坐着的友人。


“哼。”佐助不以为然的笑了一下,也把卷轴丢在茶几上,剩下的那只独臂扶在了腰间的剑柄上。“一只手也能赢你。”


看他那十年不改的样子,鸣人根本没办法装作生气,他噗哧笑出来:“狂得很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走走,和你的火影大人较量较量。”


不知是不是错觉,鸣人感到在他说出最后一句话时,对面黑发的友人神色有一瞬间柔和,而他来不及多想就被那一瞬间温柔之下的龙火之术迎面撞了个正着,整个人都飞出了办公室。




妈的,一把年纪还玩美男计,宇智波佐助你好不要脸。落地后的七代目火影向着木叶外的森林奔跑,一边搓丸子一边忿忿不平着。




山崩地裂河水倒流,让国家环境质量检测局恨之入骨的两个灾星从国境这头打到国境那头,就像是从高楼把盆子里的水泼出去一样,把查克拉倒了个精光。最终在月亮爬上枝头时,鸣人和佐助躺在一条不知名的河岸上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狼狈的样子仿佛回到了十几岁,可又是前所未有的舒畅,鸣人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佐助的交叠在一起,让人又怀念又安心,真是神奇,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会让他有这种感觉的似乎只有佐助一个。




他对自己的意义终究是有些不同的。




“这样真让我想起小时候我们中忍考试在死亡森林的时候……不过那时候可没这么悠闲。”鸣人抬头看着星星慢悠悠的感叹道。


“怎么,想让我像当年一样把你剥光丢下去捞鱼?”


“喂喂,现在不用了吧,你随随便便来个千鸟这一河鱼都浮上来了,然后你再来个豪火球烤个鱼我们就有吃的了!”


“什么都是我做,你要怎么报答我?”


鸣人被这么一问不好意思了:“你别这么小气嘛……”


回应他的是佐助的几声疑似鄙视的哼哼。


“唉,和佐助打架真爽快啊——!不过也不能经常做这种事,我突然意识到我查克拉用光了诶!”鸣人开玩笑的抱住自己的双肩扭来扭去。“万一有人想搞我怎么办!”


“…………没事,我查克拉也用光了。”


“所以我说不是你啦!”鸣人笑哈哈的锤了一下佐助肩膀。




不是我还能是谁,你他妈还想是谁,你个混蛋吊车尾,佐助内心又是一套波动拳。




“啊……不过真的还是要避免这种情况呢,毕竟现在是火影了……万一真的有人想趁我不备查克拉用光光的时候害我就惨了……”鸣人随口嘟囔道。


“…………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你看你又自信了!”鸣人歪过头,河岸上的青草蹭的他脸颊痒痒的,害他一直想笑,或者是和佐助在一起就总是让他想笑。


“我是说真的。”佐助说完这句话后不自然的顿了顿,他把脸转向一边,意义不明的气氛如同滴入水中墨汁一样在这夜晚晕开,鸣人感觉他有话要说,可是他又像没了下文一样沉默着,两人一时无言,只有时远时近的蛙声与蝉鸣奏响在这晚风中。


过了一会,佐助突然又把脸转回来,他清冷的声音在这燥热的夏夜交响曲里不适宜的响起。




“我是不会让别人伤害你的。”




鸣人一怔,他擅长对付很多款的佐助,但唯独不擅长对付他的坦露心声。习惯了跟他的别扭相处,这么打直球反而让鸣人不好意思正经应了,他摸摸鼻子又抓抓脑袋,最后只能傻气的嘿嘿一笑又颇为挑衅的说道:“所以是说你要保护我么?嗯,手下败将?”


让他意外的是佐助的回应,他听到佐助那边传来一声清晰的“嗯。”鸣人还来不及问这声肯定是对于他话里的哪一部分,就听见茫茫夜色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看见俊美的友人坐起身,月光将他们脚边的河流变成一条银带,那折射出的光芒如梦似幻的将佐助笼罩在其中,他黑色的虹膜倒映着月河的光辉,仿佛是黑暗宇宙中无数恒星闪耀,那像是隐藏了无数秘密和沉痛一般的墨色让鸣人一怔,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动弹不得。




是的,他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佐助像是很多曾经宣誓效忠于火影的忍者一般拉起他的手,而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挚友的吻就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缓缓落在自己那只因为他而缠满纱布的手背上。




唯有一点与所有宣誓效忠的忍者都不同。








“因为这世上只有我可以伤害你。”




他说。










那一瞬鸣人突然意识到一件自己之前错误的定论——虽然网上他们两个的文章多半ooc,但是对于他挚友的美貌的描写也许并没有ooc。




冰山融化山花怒放小行星撞地球,一定是佐助太好看的错。






不然怎么解释佐助吻上自己右手的那一刻,鸣人感到自己的心脏感受到了强烈的撞击至于它差点飞出胸口呢?








7.


最后七代目火影忘记是怎么回家的了,他在第二天起床后还是试图回想了一下昨晚这个温馨火影与忍者、骑士与王的故事,嗯、怎么说呢?这应该是个效忠的场面没错但是为什么……………………




这么gay啊?怎么回事?佐助怎么gaygay的——??我怎么也gaygay的??好可怕啊!!!!宇智波一族怎么回事啊!!!珍爱性向远离宇智波啊!!




——七代目拒绝回想,并且在读者问题上异常生硬的写上“佐助说会为好兄弟复仇的。”


他第一次对读者撒了谎,但是他想了想,又安慰自己佐助说不会让别人伤害他,所以这并不算是谎言。






8.


这件事情最终引发了个别的小插曲,七代目本来是打算写自己最后打动了小樱成功走上左手基友右手妹子的人生巅峰路线的,但是几次提笔他总是想起那个夜里,佐助低头吻向他手背的瞬间,他黑色如墨一样在脸旁垂下的发丝,他仿佛在忍耐痛苦的眉头,他低垂的隐藏着秘密一般的眼睛,那嘴唇的触感明明隔着一层纱布,却每次想起都让他异常揪心。




他竟然写不下去他牵着小樱的手和佐助打招呼的场景,这种感情让他很是莫名,最后他只能自我理解为大概是因为他没办法让小樱做出违心的决定,而且也不想这三个人的舞会中最终有一个人孤零零的没有舞伴……他们可是朋友啊,这种无法割舍对方的心情在正常不过了不是么?鸣人拼命甩手试图驱赶上面那种异样的酥麻感。




于是这个故事的结局变成了,两个在制毒场逃过一劫的男人从肮脏的下水沟里爬出来,在暴雨里互相搀扶着里顺着湍急的河水一深一浅的,但是到了安全区,不知是谁先骂了一声混蛋,又是谁毫不留情的一拳招呼过去,好不容易活下来的男人们在这个城市的下水河里扭打起来,拳拳到肉,两人就这么一直打到精疲力尽,最终气喘吁吁的倒在河坝的斜坡草坪上。鸣人松开了抓着对方衣领的手,大口大口喘气,感到自己眼前天旋地转,口鼻里全是腥臭的泥沙,当然,他保证佐助也好不到哪去。


“你真是……个混蛋,你差点又让我死了一回。”缓过气来的鸣人摸着自己的脖子,他觉得佐助刚才真的是用了掐死他的力量。


“哼,彼此彼此。”回答他的是佐助一贯清冷的声音,但是语尾微妙的染上了点愉悦的色彩,鸣人扭头去看,佐助竟然笑了。




鸣人看他一脸狼狈,嘴唇却扬起一道微妙的弧线,不知怎么心情就也如同雨后的天气般晴朗了起来,他总是没办法抵抗这个沉默寡言阴晴不定的朋友的笑容,哪怕是刚刚他们还大打出手。鸣人重新摆正头,枕在双手下,看着远处的太阳慢慢沉进河里。






“佐助。”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出声。


“不要在做这行了,我们一起走吧,离开这个地方,远离这些毒品、仇杀和金钱,去找个没有仇恨的地方重新开始,好么?”




等待他的是良久的沉默,而最后打破这尴尬的沉默的,是鸣人的飞腿——他等的实在不耐烦了,便踢了佐助一脚,谁知道这一脚竟然把躺的不太踏实的佐助一脚又蹬进了河里。


这下惨了,鸣人顾不得腹部的疼痛一股脑爬起来,他的好友在河里露着半截脑壳,样子着实委屈,鸣人一阵歉意涌上心头,赶紧伸出手对他招呼:“抱歉佐助!我没想到会把你踢进河的!”


佐助在河里像个幽灵一样的飘过来,大大方方的抓住鸣人热情的援手然后——一把也把他拉进了河里。




好吧,现在漩涡鸣人也跟一个幽灵一样浸在了河水里了。






“…………你真的是个混蛋你知道吗?”鸣人吐了口河水又抹了一把脸。


河里黑发的好友无所谓的歪了一下头,“我知道。”




“但是……”




夕阳的余晖洒在河面上,将整个河面化为一片金色,这让鸣人不由得想起了他和佐助的携手并进所向披靡的黄金时代。而现在这些金色依然包围着他们,只要佐助一句话,他们就可以回去——不,回到比黄金时代更好的时期去。鸣人紧张的吞了下口水,他的胃紧张的皱在一起,他的蓝眼睛紧紧的盯着对面的人,仿佛是再小的希望都不想错失。




“但是我答应你。”




漩涡鸣人像是被雷劈中,他突然感到一切的声音都从他身边溜走了,此时他能感受到的只剩下佐助的表情——他真的对他笑了,不是平时那种浅浅的若不是漩涡鸣人有跟他二十年过命交情都看不出来的笑容,而是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的、像是可以融化这一河金子一般的、真正的笑容。






——fin.




鸣人一口气打完后按了发送,他长出了一口气,终于给文中的自己和佐助一个交代了,原来是这种感觉……嗯,他们若是以后真的能开始新的生活就好了,鸣人不禁为平行世界的自己和佐助担忧起来,啊……离开了黑道之后我和佐助会干什么呢?我的话大概会开拉面店吧……想吃一乐了、明天去吧……佐助……嗯……佐助大概会去重新念书?他那么聪明……或者……或者……






太困了,鸣人无暇多想。


辛苦了一天的七代目关掉电脑和灯,就像每一个平凡的夜一样,钻进被子安心的睡去了。






而等待着他又是另外一件万万没想到的事了。






tbc.




终于挪向了主线一步,这么一篇搞笑文我到底要写多久啊!(摔)而且一写到不搞笑的地方我就十万个想放弃……


顺便佐井的第一幅画的灵感来源于总裁画的《宇智波夫夫》封面 (ฅ´ω`ฅ)



评论

热度(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