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智商上

【带卡/卡带 无差】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山穹:

*今天突发奇想玩了一下“测测你的CP创作关键词是”,然后得到了关键词。


带卡:婚礼与葬礼,监禁,真心话大冒险


卡带:责任,倒计时,反目成仇


本来打算各写一篇,后来想了想,干脆糅在一起写成一篇。毕竟我懒


*原作背景。剧情需要,有鸣雏、鹿鞠出没


*鸣人的口癖我尽力了。惩罚牌那个玩法是我编的,不要较真


*带土的事迹告诉我们:非洲人请不要妄想一发入魂的事




01


四战之后,忍界又恢复了昔日的平和。如果真要说有什么轰动的大事,大概只有木叶村即将要举行的漩涡鸣人和日向雏田的婚礼了。


旗木卡卡西身为六代火影,又是漩涡鸣人的老师,这种场合自然要出场。他为此早备好了贺礼,又买好了西服,只苦恼一件事:要如何安排在和鸣人、雏田同期的忍者出席婚礼的事宜。


要知道,和鸣人同期的忍者们都很优秀勤奋,大都是上忍里的砥柱。可婚礼当天总要安排人手巡察村子以防万一,这样一来就有人无法出席婚礼……


为这件事苦恼了卡卡西觉得未来一片黯淡。连他刚起的小肚子也被这烦恼影响,萎靡不振的默默缩了一小圈。


好在后来有四影的帮忙,鸣人和雏田的婚礼总算是在同期全员几乎都到场的情况下开始了。说是同期,是因为少了两个人,一个是在外没能赶回来的佐助,一个是在四战里逝去的宁次。


人生总是这样悲喜交替,爱恨掺杂。在欢乐的日子里,人却难免会想起一些伤感的事。


果然是老了啊。


卡卡西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他戴久了面罩,不只习惯了隐藏自己的表情,还习惯了将情绪藏在心里。


拾掇了一下心情后,卡卡西发现婚礼还没开始。他挑了一个比较僻静的角落站着,等待着新人走出来接受大家的祝福。


不远处的一个小孩不解地扯了扯他身边另一个孩子的衣服,问:“哥哥,为什么婚礼和葬礼都得穿黑色的衣服?”


稍高一些的男孩想了想,嬉笑着道:“因为两个都是完蛋的日子。”【注1】


小孩更加疑惑,“为什么?”


大男孩抛出了自己最常听到的那句话,“你没听过‘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


小孩不懂什么是爱情,但是懂什么是坟墓,“也就是说,结婚会不幸福吗?”


“那要看你娶的是不是喜欢的人了。如果是喜欢的人,那就非常幸福。”大男孩见鸣人和雏田走了出来,伸手指了指他们,“你看,那一对就非常幸福。”


卡卡西看着一身黑色和服的鸣人,和大家一起鼓起了掌为对方献上祝福,脑海里却不合时宜的回忆起当初自己参加父亲、琳、水门老师和玖辛奈姐的葬礼时,也是穿了一身黑。这些在他生命占了重要一席地的人里,唯有带土的葬礼他没有穿成一身黑。


因为根本没有葬礼。


第一次是因为神无毗桥之战里,带土被压在碎石下面。等战争结束后木叶派人去挖,却什么都没发现,只能判断是碎石将带土的尸体压成粉碎。彼时没人知道带土没死——只是被绝所救,被困在了山洞里——的消息,只能将这尸骨无存的英雄以敬仰的心情刻在了慰灵碑上。


第二次是带土为了救下佐助鸣人和他,用神威移走了一根共杀灰骨,却没能移走另外一根。然后带土带着微笑,在他眼前化作了齑粉。


两次都是没有尸体,无从下葬。


 


02


“卡卡西老师,你今天看起来好像非常开心的样子啊我说?”


新郎带着新娘给宾客敬酒的时候,鸣人盯着带着面罩的卡卡西半天,冷不丁的冒出了这句话。


“这么明显吗?”卡卡西弯起眉眼,笑得和善又可亲,“怎么说,毕竟是你的婚礼嘛。要是水门老师能看到这一幕,肯定也会很高兴。”


“多谢。”鸣人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挠了挠后脑勺,“不过我觉得,卡卡西老师好像不单是为了这个开心。”


卡卡西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这个嘛……你结婚了就表示你比以前更成熟了,离接任七代目也就不远了。我看我这个六代目的工作已经开始进入倒计时了——最近火影的工作越来越多,要是你能接下这个担子,我就能去过我向往的退休生活了。”


鸣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卡卡西,“卡卡西老师这么年轻就在考虑退休了吗我说!”


“没有的事。”卡卡西伸手指了指自己的眼角,“你看,我累的眼尾纹都出来了。”


“明明就没有啊我说,卡卡西老师你不要骗我。”鸣人凑上前去看了又看,也没看出来卡卡西所谓的眼尾纹在哪。


卡卡西耸了耸肩,“那是因为我化了眼妆。”


鸣人表示受到了今天以来最大的惊吓,“卡卡西老师你还会化妆,骗人的吧我说!”


我当然会化妆,不然当初怎么变成斯坎儿逗你们玩呢。


卡卡西当然不会点破这件事,暴露自己的恶趣味,只是笑着不说话。


鸣人侧过脸,凑到雏田耳边低语:“雏田,卡……你笑什么啊我说?”


雏田正抬起袖子,掩着嘴唇轻笑着。她开口正欲说话,就听远处有人叫喊:


“喂!鸣人!你在那边和六代目大人说什么呢聊那么久!”犬冢牙在另一边的桌上等的急不可耐,把声音比平时提高了好几度,“不要想着逃过我和志乃的灌酒!敢拐走我们第八班的雏田,就要做好被我们惩罚的准备!”


志乃皱了皱眉,“不,我没……”


犬冢牙习惯性地打断了他,朝鸣人挥起了胳膊,示意道:“鸣人!快过来啊!”


卡卡西适时的举起酒杯和鸣人的杯子碰了一下,“酒已经你敬过了。你先过去吧,不要让牙他们久等。”


鸣人急匆匆把酒一饮而尽,正想带着雏田走到牙那桌,就听雏田道:“我还没和卡卡西老师敬酒呢。”


“那……”


鸣人挠了挠头,正想说“我等你”,就见雏田笑的温柔,“你先去和牙他们喝一点,我给卡卡西老师敬完酒就过去。”


鸣人还在犹疑,就听牙又在那边催了,只好同意了:“好吧。我先过去,雏田你要快点过来啊我说!”


等鸣人走远后,雏田还没敬酒,就先对卡卡西鞠了一躬,“卡卡西老师,我和鸣人这次婚礼的事,真的是给你添了很多麻烦。非常抱歉。”


“啊……你也知道了啊,”卡卡西愣了愣,反应过来雏田是在说让上忍们都来参加婚礼的事,不由苦笑道,“我还以为我瞒的很成功。你不用往心里去的,雏田,你和鸣人的婚礼是木叶的大事。我身为六代目,自然要为你们想办法弄得热闹点。这是火影的责任。”


“我……”雏田直起身子,犹豫了一下,“我有时候觉得卡卡西老师你并不是真的想当做火影,啊失礼了,抱歉,我的意思是……”


卡卡西被这小姑娘的话弄的心头一紧,但脸上依然笑着,“没事,你直说吧。”


“我觉得……”雏田支支吾吾了一会,“我觉得卡卡西老师你好像是被什么誓言监禁在火影这个位置上……因为有的时候卡卡西老师你的表情……”


卡卡西笑眯眯地听着雏田的话,脑海里却闪过带土当初和他说的那句话:


——我是和鸣人那小子说过要他成为火影的话,不过他是第七代。第六代火影必须是你,卡卡西。


 


03


有的人,你以为你对他非常嫌弃,所以才会不自觉把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最后才发现是因为对方能轻易撩动你的心弦,而你早把对方的一举一动记在了心里。


十二岁的卡卡西嫌弃带土是个哭包,动不动哭还装是沙子进了眼,却在替带土挡下岩忍一击时说:


——让你一个老哭鼻子的家伙单独行动,我当然放心不下。


十三岁的带土在卡卡西伸手和自己要上忍礼物的时候发怒的说“你这手算什么意思”,却在自以为生命走到尽头时将左眼作为礼物送出,并送上祝福:


——我已经要死了,但我会成为你的眼睛,帮你看清以后……


偏偏就是这样生死相交、恨不得以命相保的两个少年,最后却反目成仇。十八年后他们重新在战场上相见时,都不再是当初的模样。


包括他们的心。




04


卡卡西发现今天他回忆带土的次数比往常要多很多,大概是因为今天是个让人高兴的日子吧。


因此当婚礼已经结束时,正在兴头上的年轻人们却并不打算就这样散场也就不难理解了。他们聚在一块,玩起了纸牌,并热衷于拉人入伙一起玩。


“六代目大人,你坐在那干什么?”井野发现卡卡西坐在宴会的一个角落里,朝他摇了摇胳膊,兴奋道:“过来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啊,我们正愁人少呢。”


“是啊六代目大人,过来玩吧。”这是刚输了想要祸害别人的牙。


“都说了,”卡卡西无奈地起身,朝那群年轻人走了过去,“不要叫我‘大人’。”


等卡卡西坐下后,小樱赶紧问他,“卡卡西老师,你玩过这个游戏吗?”


不等卡卡西回答,一旁抱着未来的红就开口了:“我说你们,不要小瞧我们这些长辈以前的娱乐活动。这种游戏我们以前也是玩过的。只不过那时候不是像你们这样用纸牌抽着玩,而是用飞镖射靶的方法来决定谁受惩罚。”


丁次对这种玩法表示诧异,“天哪,那要是成绩差的,不是得一直受惩罚?”


是啊,所以那个时候受惩罚最多的人是带土。卡卡西如是想,点点头对丁次的话表示同意。


鹿丸倒是注意到另外一点,“这么说来,六代目大人你应该是玩过这个游戏,但是从来没受过惩罚?”


“什么?居然从来没受过惩罚?”牙不乐意了,撸起袖子就开始洗牌,“我决定了,我今天的目标就是看到六代目大人抽到惩罚牌。”


红摸着下巴回忆当初的时光,不太肯定道:“我记得卡卡西好像是受过一次惩罚的……”


“好像是?”井野对于卡卡西玩真心话大冒险居然从来没被惩罚过这个设定也很是妒忌,“红老师,你想清楚,六代目到底是受过惩罚还是没有啊?这可关系到我们待会战斗力的旺盛程度!”


“对对对,这很重要!”同样妒忌这个设定的小樱也忍不住追问道。


红被她们俩摆出战意燃烧的架势逗笑了,“二十多年的事了,我怎么能记得清楚呢?你们怎么不直接问卡卡西?”


小樱、井野和牙异口同声道:“卡卡西老师/六代目大人!”


“嘛,不要这么激动。”卡卡西摆手示意他们三个冷静,“我虽然没输过,但是有被人选中过一起接受惩罚。”


佐井来了兴致,“是什么样的惩罚呢?”


卡卡西抽起牙摆在桌面上的一张牌,微微一笑,“这个啊,等等你们可以等我选真心话的时候问我。”


“太狡猾了!”


 


05


“太狡猾了!”带土气呼呼的伸手指着树靶上的飞镖,他的那个永远是最歪的,“这种惩罚方法基本只有我受惩罚啊!”


红豆对此表示不以为意,坏笑道:“带土,别想找借口。输了就得接受惩罚,这是说好的规矩。”


伊比喜比她直接多了,直接问带土,“真心话?大冒险?”


带土恨恨地瞪了一眼一直扔的最好的卡卡西,不情不愿的选了:“大冒险。”


阿斯玛对此表示好奇,“带土你怎么次次都选大冒险?”


“我、我……”带土偷偷看了一眼微笑的琳,赶紧低下头不让绯红的脸被其他人看到,“我喜欢冒险!”


凯竖起了大拇指,对这话很是认同,“说得好!带土,青春就是需要冒险!热血!”


红笑眯眯的反驳了,“我看是有什么怕被人问到的话吧?”


“要你管!”带土赶紧以更大声的反驳掩饰自己的心虚。他绝对不要被问到“你喜欢的人的名字”这种问题,太丢人了。


“好啦好啦,大家不要吵。”琳习惯了出来打圆场。她的脾气最好,大家都不会让她太难做,“这次的大冒险是什么?”


伊比喜想了一下,“上一个惩罚是我出了,这次就换一个人吧。”


“我来我来!”红豆自告奋勇,“这次我们来玩点大的。带土你抽一个人出来,然后公主抱对方一分钟,最后抚摸对方的脸,说出一句你觉得最深情的话。”


要是抽到了琳,那就……


带土忍住快从嘴边溢出来的笑意,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红豆见状,便和除带土以外的人各要了一支带着他们刻过专属小标记的苦无,又将自己的苦无混了进去,把苦无悉数放在地上,让带土闭着眼睛抽一把出来。


事实证明,运气之神听不到带土的祈求。


带土睁开眼的看见那个“K”的时候,感觉世界一下子昏暗了。


“是卡卡西。”月光疾风最先看到苦无上的标记。他这话一出,众人的目光成功的集中到了卡卡西身上。


卡卡西想也不想的拒绝了,“不要。被吊车尾公主抱过的人会变笨。”


带土被卡卡西这句话气得像只炸毛的猫,“你以为我想公主抱你吗?”


“带土,卡卡西,你们不要吵了。”琳又出来打圆场了,她笑着安抚两人,“如果对规矩不满意,你们应该一开始就反对。现在结果出来才反对,对之前受惩罚的人来说不是太不公平了吗?”


卡卡西自认为运气不错,肯定不会会被抽中,所以才无所谓的把苦无交了出去。谁知道带土的霉运太强,居然影响了他。


他叹口气,站起身走到带土面前停住,“来吧。”


带土被他这个举动弄懵了:“来什么?”


红豆善意的提醒他:“公主抱啊。”


“什、什么?要我……”带土抗议的话在看到琳期待的目光后卡在喉咙里,“好吧,你们帮我计好时。我只抱他一分钟,多一秒我都不要。”


阿斯玛掏出怀表,做了个“OK”的手势,“好。那——开始!”


 


06


“没想到啊,我的运气居然变坏了。”卡卡西看着自己手里的“惩罚牌”,乖乖投降认命,“我选真心话。你们想问什么?”


抽到“提问牌”的井野被卡卡西这泰然自若的架势唬住了。她纠结了半天,决定问一个卡卡西从不和人透露过的问题,“六代目大人,你有喜欢的人吗?”


卡卡西毫不犹豫,笑的眉眼弯弯的承认了:“有啊。”


井野被这意料之外的答案吓得呆了一会。一分钟后,反应过来的井野猛地一拍桌子追问道:“那……”


卡卡西还是笑眯眯的,“这个是下一个问题了,井野。”


“啧,失算。”井野痛恨自己怎么不挖掘一下这个能震惊木叶的大八卦。她和小樱对视一眼,愈发燃起了斗志。


接下来——


“又是我。真心话。”


“卡卡西老师,你有没有和那个人告白过?”


“没有。”


“奇怪了,怎么又是我。真心话。”


“六代目大人,那个人有送过礼物给你吗?如果有,那对你而言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是什么?”


“是我成为上忍后收到的第三份礼物。”


……


鹿丸看着自己手里的“提问牌”,看着自家一直微笑的上司,打算给对方一个台阶下,问一个不那么八卦的八卦问题,“六代目大人,你听过最浪漫的情话是什么?”


卡卡西没想到鹿丸会问这个,愣了一秒后还是笑着回答了: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07


“好了没啊,一分钟有那么久吗……”带土瞪着面前的众人,“你们有没有在帮我倒计时?”


阿斯玛看着怀表,给了带土希望,“还有十秒。”


十。


带土默默在内心倒计时。


九。


扑通。扑通。


八。


在带土怀里的卡卡西能听到对方快速的心跳。


七。


扑通。扑通。扑通。


六。


心脏仿佛产生了共鸣,节拍开始慢慢重叠。


五。


带土感觉手臂越发沉重。


四。


卡卡西感觉带土的姿势越发僵硬,抱的他很不舒服。


三。


笨卡卡到底有多重啊。


二。


吊车尾果然是吊车尾,连抱人都不会。


一。


“时间到!”


阿斯玛话音刚落,带土就跟抱了半天起爆符一样慌张的丢开了卡卡西,打算走到一旁歇息。


“等等,带土。你还没摸卡卡西的脸和他告白呢。”红豆扯住带土,“你不能走。”


带土快被弄哭了,他求救的看向伊比喜,“惩罚里有说这个吗?”


伊比喜耿直的告诉了他,“确实有。”


“……好吧。”带土苦着脸走回卡卡西身边,伸手想摸卡卡西的脸,却被卡卡西打开了,“笨卡卡你干嘛?”


卡卡西的道歉毫无诚意,声音平直毫无起伏,“不好意思,习惯了。”


“你!”带土注意到周围人的眼神,咬咬牙决定大人有大量的不和笨卡卡计较。他重新伸手摸上卡卡西的脸,绞尽脑汁的回忆自己知道的最深情的话。


看着笨卡卡的死鱼眼,那些话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啊!


红诧异的道:“想不到带土这么纯情,居然说不出来。”


“谁说我说不出来!”带土不甘示弱的反驳,看向卡卡西。“我爱你”是绝对不可能对这个家伙说的,那就说最常见的“我喜欢你”好了。拿定主意的带土再度开口,“我、我……”


“带土,你是不是说不出来?”红豆也不打算为难带土。游戏嘛,点到即止就好,带土真说不出来那就算了。


误以为红豆在催自己的带土越发焦急。说那句最俗的就好了。最俗的。最俗的……


“说不出来的话,这个惩罚就……”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08


“雏田,你之前和卡卡西老师说了什么啊我说?”鸣人好奇地问,“我看他后来好像怪怪的。”


雏田伸手帮鸣人整理他有些翘起的衣领,想了想,没有说出全部,“我和卡卡西老师说,要他多注意身体。他看起来有点疲惫的样子。”


雏田想起那次在村子里看见卡卡西趴在火影楼上的栏杆抬头看着天空,那种放空的眼神……


除了疲惫,更多的是落寞。


鸣人回想了一下卡卡西的样子,若有所思道:“火影真的是个很辛苦的职业吧。”


雏田生出了逗他的心思,故意问道:“那你还打算成为火影吗?”


“当然啦我说。”鸣人笑的灿烂,露出一口白牙,“这可是我从小的梦想啊。更何况我和他们说过那么多次,对他们做出了承诺……所以不管再辛苦,我都要当上火影。”


雏田握住了鸣人的手,将手心的热传递给鸣人。她没有错过他刚刚的停顿。


鸣人愣了愣,低下头,喃喃道:“例如好色仙人啊,爸爸和妈妈,还有宁次……”


雏田没有说话,只是将鸣人的手握得更紧。


“好奇怪啊,今天明明是个开心的日子。”鸣人并不是会悲风伤秋的人,可在这样喜庆的日子,他却感觉内心有股惆怅。他将这股惆怅化作一口气长吁出来,认真的看着雏田,“但是我却突然很想他们。”


“那是因为你很想把这些好消息告诉他们吧。”雏田笑得温柔,轻声安抚鸣人,“我以前在书上看别人说,重感情的人在高兴的日子,都会想念住在心里深处的人。”


“这样吗?”鸣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我其实也没那么……”


雏田笑着帮他想到了原因,“鸣人你本来就很善良,又遇到了那么多重感情的老师们,所以这没有什么奇怪的。”


例如伊鲁卡关心了鸣人这么多年,例如自来也追了纲手几十年。


又例如,卡卡西以“迟到”为由,在慰灵碑前蹉跎了十八年。




09


“Lucky!这次是我抽到了‘提问牌’,”卡卡西笑眯眯的把牌放在桌面上,扫了一圈顿时惊恐的不敢看牌上忍们,“你们谁是‘惩罚牌’?”


小樱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卡卡西老师,你想怎么惩罚啊?”


“不用紧张,我又不会把你们怎么样。”卡卡西想了一下,“如果是刚刚问过我的人,我就问回他同样的问题。如果是没问过我的人,就让他潜入鸣人和雏田的新房里,在床上放一本《亲热天堂》吧。”


上忍们被他的惩罚内容炸开了锅:


“这个主意太坏了!”


“不愧是《亲热天堂》的忠实粉丝啊。”


“哎,不是我不是我。‘惩罚牌’是谁啊?”


“卡卡西老师你即使做了六代目,骨子里还是那个喜欢黄暴的大叔啊。”


“谢天谢地,惩罚牌也不是我。我可没问过六代目大人问题,要是让我去鸣人雏田的新房里放那种书……我估计我会被鸣人的多重影分身揍残。”


“我也这么觉得。”


“所以说‘惩罚牌’是谁啊?”


“是我。”鹿丸无奈地放下纸牌,挠了挠头,苦恼道:“我听过最浪漫的情话啊……我想想……”


丁次给他打助攻,“鹿丸你实在不行就从你对手鞠说过的话里挑一句出来说呗。”


对手鞠说过的话?


鹿丸第一时间想起的是“和妈妈一样这么麻烦的女人”。他环视了一圈众人,保证这话要是出了口,明天他就会被手鞠一个大扇子扇飞。他咳了咳,凭借惊人的记忆力开始回忆起那些年井野沉迷的小言时,他在旁边无意瞥到过的内容。


有了!就那句吧!


“我认为最深沉的爱,莫过于你离开以后,我把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注2】


“不是吧,鹿丸你认真的吗?”井野瞪大了眼睛,“这是情话?你确定?”


佐井附和道:“怪不得鹿丸你经常被手鞠打了。”


丁次也没办法认同,“鹿丸,你这话一点也不浪漫啊。”


果然不能过关吗?


鹿丸气馁的又挠了挠头,重新想了起来。浪漫这种东西他真的不会,更别提浪漫的情话了。


“嘛嘛,我倒是觉得这话挺浪漫的。”卡卡西笑着,“我们来继续下一轮吧。”


“六代目大人你这是在给鹿丸开后门。”


“肯定是平时麻烦鹿丸工作太多不好意思了。”


“这样都能过我不服啊!”


“算了算了,我们继续下一轮。等到下次再抽到鹿丸的时候,哼哼,他就没这么好运了。”




10


像确定我要遇见你,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注3】








【注1】这段台词改编自电影《我的黑色迷你裙》。原句为:“婚礼也是,葬礼也是,为什么非得穿黑色的衣服?——因为两个都是完蛋的日子。”


【注2】这句话普遍被认为出自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但是电影里其实是没这句台词的。这话的出处应该是《这个杀手不太冷》的某篇影评,却被误认为是电影台词。


【注3】歌词摘自薛之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END.


最后献给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热度(132)

  1. 死在智商上山穹 转载了此文字